馬刺的希望在明天

i.jpg

新兵需時融入球隊,這是簡單道理,譬如雷霆的新兵近乎即買即用,但今日不敵太陽後,已連輸兩場;韋少的48分/17籃板/9助攻也救不了,原因是球隊可用之兵多了,但居然包括D麥達莫(Doug McDermott)在內,後備兵10球三分波全炒,要是稍準一點,已經贏波。另一位矚目新兵吉辛斯(DeMarcus Cousins)今日也未能領塘鵝贏波,最後關頭獨食地射出高難度三分,偏離目標,結果塘鵝以98:101落敗。

馬刺在「後鄧肯時代」仍然維持勁勢,在2月份的Rodeo Trip錄得6勝2負,連同月初的兩仗,整個2月是8勝2負;目前以47勝13負排在西岸兼聯盟第二,非常不錯。最大功臣當然是尼納特(Kawhi Leonard),沉默刺客般把馬刺肩起,上仗在PG防守下雖有走步,那球完場前的Fadeaway仍是見到其信心和功架;今場Kawhi也有31分,是今季第21次「達標」(30分以上),也是繼1995/96年的大衛羅賓遜(David Robinson)後的第一人。海軍上將當年也是MVP熱門之一,可惜遇上米高佐敦(Michael Jordan)的72勝公牛,最後屈居第二,未能再下一城;而尚在魔術的Penny仔也有第三,第四名則是火箭的奧拉祖雲(Hakeem Olajuwon)。Kawhi今季的遭遇也大概如此,前有夏登(James Harden)和韋斯卜克(Russell Westbrook),後有來勢洶洶的LBJ,就算最後馬刺有65勝,也難以問鼎最佳球員寶座。

C56b_geUwAEPsRT.jpg large.jpg

2017-03-04T07-13-53.839Z.png

可是馬刺迷應該不太關心MVP花落誰家,更重要是在季後賽走得多遠。TD退下,馬刺少了一根大柱,就算普波域治(Gregg Popovich)面口多黑,鬧得多大聲,球隊的表現始終欠了那種集中力和防守勁度。那種行雲流水的進攻可能在精華見到,可是實際打來,很多時都是要靠Kawhi單打;以今場來說,最精采的一球就是加時餘下1分多鐘,Kawhi帶上前場,用加素(Pau Gasol)的單擋擺脫對手,殺落底線後找到無人防守的米爾斯(Patty Mills),後者站在右手邊零度位,一個馬刺迷最熟悉的位置,由芬尼(Michael Finley)到保雲(Bruce Bowen)到丹尼爾格連(Danny Green),結果P.Mills不負所託,順利穿針,助馬刺領先到100:96,如非之後的罰球無靈,也不會讓D.Cousins有機會最後一擊。

馬刺今季最大的問題,是欠缺一位可靠的二把手。阿域治(LaMarcus Aldridge)來到第二季,但表現始終與拓荒者時有距離,最大問題是防守上不夠可靠,要扛起鄧肯留下來的空缺幾乎不可能,所以馬刺今季一口氣找來三位高佬,包括加素、大衛里爾(David Lee)和德蒙特(Dewayne Dedmon),前兩位幫忙進攻,後者專心防守,這個試驗目前仍算不錯,只是看到今日德蒙特犯滿後,內線防守出現混亂,幸好LMA奮勇拉下攻守籃板,才成功頂住塘鵝。從數據來看,LMA今季平均的17.2分及7.4個籃板,加上1.1次封阻,與生涯最佳(13/14球季平均23.2分及11.1籃板)有距離,比起上季季後賽的表現也有不及,以今年已31歲進入球員高峰,其技術也夠全面,有時覺得鬥心問題大過其他因素。當然了,他在籃下的存在感肯定無法與馬刺近20年來的前輩相比,不論是TD或海軍上將也是。但我們也要明白,上季有TD在旁邊,攻守的負擔都輕,今季卻要取代其位置,就算不用打中鋒,仍然不是易事。

我相信馬刺高層的共識是圍繞Kawhi及LMA,以老帶新,老的不止是GDP餘下的柏加(Tony Parker)及真路比利(Manu Ginobili),還要加上D.Green和P.Mills,這四個已是馬刺最有經驗的幾位,至於新兵方面,除了內線的幾位高佬,「入樽王」Jonathon Simmons和一度被笑指極似比歷克格芬(Blake Griffin)的射手Davis Bertans算是較標青的兩位,但上陣時間也是不足20分鐘,只能算是輪替一員;看上陣時間,除了兩大主力,其他球員都由11.2至26.3分鐘左右,理念就是「誰打得好誰上」,但隨住TP及Manu表現下滑,更需要LMA有穩定表現,否則就會出現Kawhi孤掌難鳴的情形,幸好加素今季有極好表現,三分兩分樣樣有,加上出色的高位策應,已成球隊的第三主力,可惜年紀所限,加上傷患,難以支持得耐。如今日德蒙特犯滿後,見加素有兩球爆落底,蹲低下已無力再上,就算極近都要交予隊友,防守也不夠力頂住對手硬爆,36歲絕對正常,不正常或者是其49.1%的三分命中率,雖然今日只得5射1中。

C6DiPQYXEAQ9pZl.jpg large.jpg

 

17022121_10154315898341981_5371420539869824133_n.jpg

其實我對今季的馬刺期望不大,合理是獲57勝左右,然後去到季後賽次圈,因為Kawhi還未習慣領導角色,就算個人表現上佳,始終未能讓隊友打得更好,領導能力與LBJ、夏登和韋少都有距離;而球隊整體的實力,在聯盟也未必穩入前四,今季是「後鄧肯時代」的過渡階段,要談爭霸太早,只要Kawhi繼續成長,馬刺未來幾季的前景仍然樂觀。fans要信任球隊的交易手段,以及新秀培養,在強隊動輒都是三、四星下,過渡階段會更漫長,但有Kawhi在,已是一片光明。

正如07年的總決賽,鄧肯對LBJ說的一番話,“this is going to be your league in a little while.”,Kawhi和他的馬刺,還未到時候。

目前眾多球隊中,最成熟的一定是騎士,今日在保格(Andrew Bogut)未有隨隊下,狂轟聯盟紀錄的25球三分波,是整體火力的演示。全隊有6名球員射入3球或以上的三分波,LBJ和Kyrie合共攻入81分及交出17次助攻,加上playmaker迪朗威廉士(Deron Williams)的7次助攻,騎士整體球員對球賽的閱讀能力高得可怕。目前最重要是不要讓高峰太早來臨,也要適時讓LBJ和Kyrie休息。就算鷹隊將簽下Jose Calderon,她們和速龍、巫師及塞爾特人等仍不易撼動騎士的霸主地位。

 

462665-xxl

KG,快艇就靠你了!

kevin-garnett-blake-griffin.jpg

昔日在西岸鬥過不休的兩位巨人,上季尾雙雙退休後,估不到這麼快可以「再續前緣」。加尼特(Kevin Garnett)剛在周二點頭,加盟快艇作特別顧問,並且親身落場,指導快艇的內線兵;至於鄧肯(Tim Duncan)也退而不休,以「教練」身份不時參加練習,兩位西岸最佳大前鋒誰做教練較優,就要看快艇和馬刺在季後賽走得多遠了。

今次KG加盟快艇,當然是李華士的功勞,在今年10月,KG已獲邀出席訓練營,單對單指導比歷克格芬(Blake Griffin)等,除了技術層面,相信李帥是想麾下球員吸收KG的信念:求勝的執着,防守的鍥而不捨,以及燃燒到120%的作戰態度;當然了,要是一班球員學懂他的「垃圾話」,那可能更有趣。

 

聯盟要乾淨 垃圾話消失

 

上星期KG就在節目中,與另一位「垃圾話大王」披頓(Gary Payton)討論箇中藝術,兩人大歎今日聯盟太過想建立潔淨形象,連垃圾話也要消毒;看住披頓在節目中講到眉飛色舞,講述自己少年時已在街場已經寸盡一班大人,之後進入聯盟,更上層樓甚至拿對手妻子來作攻擊對象,最後興奮得爆粗後與KG擊掌,不禁令我想起1996年的總決賽,「手套」如何帶領超音速與米高佐敦(Michael Jordan)的公牛鬥法,雖然最後以2:4落敗,其實GP在個人表現上完全不落下風,更全場冇收過聲trashtalk,令MJ嬲到爆。

 

 

正如垃圾話已屬上一代的文化,快艇看上去也不像這個年代的球隊。他們的陣容是傳統陣容,打法也以陣地戰為主,由Point God基斯保羅(Chris Paul)領軍,有射手列迪克(JJ Redick)、有大前鋒格芬,也有中鋒D佐敦(DeAndre Jordan),配合質素不俗的後備,幾乎每季季前都被列入爭霸之列,但最後都是失望而回,甚至連次圈魔咒也未打破。經過聖誕前開始的6連敗,快艇終於找回感覺,一月起連贏四場,目前仍有機會挑戰西岸次席。

 

快艇來到十字路口

 

經過連續五季季後賽失利,快艇來到十字路口,球迷甚至球評家都預計,要是今季再打不出令人滿意的成績,三巨頭將會拆夥,李華士也肯定未能留低。所以李帥找來KG,與皮雅斯(Paul Pierce)重組2008年封王組合,是希望在明星賽前為球隊帶來衝擊。CP3仍然是頂級控衛,格芬如無傷無病,也是一流猛將,可是最有潛力的,始終是DAJ。這位從小馬手中強搶回來的中鋒,其實只是28歲,其進攻技巧不多,幾乎都是靠補籃和「拆你屋」來取分。就算今季的得分提昇至11.9分,命中率也高達67.4%,其實仍有大量改進空間。

快艇的球迷可能認為,DAJ是個防守型中鋒,每場拉下十幾個籃板,有幾個封波,就已及格,讓他參予太多進攻,未必是好事。因為在當今潮流下,三分波和快攻才是主流,內線單打既乏效率也不合時宜,最重要是DAJ的罰球差勁,今季才首過五成(52%),要是由他主攻,對手一犯規就鐵定損失至少一分(假設兩罰中一),實在不化算。

 

c11ootnuoaa_1ap

DAJ傳球太差勁

我不知道李帥對DAJ有何感覺,在當今潮流下,這種防守型中鋒買少見少,長人能夠拉出去三分線已是常識,當然每支球隊有不同的需要,但DAJ的進攻實在太差。我不是要求他每場攻入20分,而是至少要有策應能力,例如今季轉投小馬的保格(Andrew Bogut),他在進攻時的單擋及分波,就是一大武器。

可是DAJ的傳球差勁,除了上季有1.2次外,其他球季平均助攻數字都不超過1次,這讓快艇的進攻有個明顯的轉向問題,很多時都要靠CP3傳球或單打來取分,甚少以中鋒協助轉邊,對手的防守範圍和重心也容易針對部署。

從訓練所見,KG除了與老友皮雅斯講笑,其他時間幾乎是貼身指導DAJ,由左右手勾手到防守企位都有示範;KG以防守見稱,在木狼的全盛時期,集敏捷、高 度及力量於一身,幾乎可守足五個位置,可是不少人忽略了他的傳球技巧,一季最高試過交出6次助攻,是控衛級的數字。要是DAJ能學到這點,將令快艇實力大 增,否則傳統打法再加傳統中鋒,很大機會又是另一次失望而回。我也不排除快艇會果斷一點,試試將DAJ或格芬放上交易市場,畢竟前者只餘下兩季半合約,後 者則與CP3一樣,季後就可跳出合約。季前其實有傳過快艇想放走DAJ,並與塞爾特人及76人作交易,最後胎死腹中,相信是快艇叫價太高,因為其他兩隊一 直都是交易市場的熱門主角。

當大家批評懷特侯活(Dwight Howard)不思進取,DAJ才是真正的毫無進步,至今都倚賴天賦打波,求勝欲望也不足,只是前面有兩位球星,所以球隊對他的要求也較低;而可肯定的是,若CP3季後真的決定跳出合約,最後轉投其他球隊,DAJ的進攻將會更差,因為現時有好多Pick & Roll後的取分機會,都是CP3餵到嘴邊。

馬刺在後鄧肯時代不似預期,今日對住有「字母哥」因病只打了不足10分鐘的公鹿,主場也輸兩分,就算最後貝坦斯(Davis Bertans)或真路比利(Manu Ginobili)的三分波射入,眾將都肯定會被普波域治教練(Gregg Popovich)鬧爆,因為球隊的防守差勁,才會讓公鹿有機可乘,而防守,從來都是馬刺強項,所以今日之敗才令人失望。TD和KG都是防守絕佳的大前鋒,同時也是最懂傳球的高佬,今次同樣化身「背後男人」,一個要讓加素(Pau Gasol)及阿域治(LaMarcus Aldridge)學懂防守,一個要讓DAJ學懂進攻和傳球,平心而論,比起領軍爭總冠軍更難!

920x920.jpg

 

 

 

 

 

絕境,當然是看Manu

the-spurs-re-signed-35-year-old-manu-ginobili.jpg

馬刺迷口耳相傳間有個秘密,就是「順境看Parker,逆境看Duncan,絕境看Manu。」三言兩語間,就將GDP的特性描繪得一清二楚。今日贏火箭的比賽,馬刺在最後5分鐘內仍落後13分,最後卻一舉反勝,就是靠真路比利(Manu Ginobili)在逆境中發揮經驗,穩住球隊,才能絕地勝出。

就算在柏加(Tony Parker)巔峰的歲月,在最後關頭出手的也不一定是他,因為TP快絕全場的速度,後期練成的拋射,都未能給予人最大的信心;反而老是一幅樸克臉的鄧肯(Tim Duncan),才是球隊的支柱,在落後的情形下,只要把波交給TD,那就對了。至於Manu呢?這位阿根廷球員總是出牌不看常理,即是我們說的打亂章,有時由他帶領亂衝一段,每每收到奇效,這就是為何普波域治教練(Gregg Popovich)在Manu最強之時,仍要將他定位為「第六人」,就是讓對手難以捉摸,將主動權牢牢控制在手中。

其實湖人今日的比賽發展,與馬刺一仗極為相似,本來有大把在手,半場攻入73分是今季新高,第三節仍領先15分下,結果卻因大意及防守不集中,結果被黃蜂在末段追平,最後被被巴登(Nicolas Batum)在右手邊一記高難度的側身擦板投籃反超前,最後以4分之差落敗。在第四節,前馬刺射手貝利連尼(Marco Belinelli)就射入11分,包括3個三分波,反觀與馬刺Manu同樣是「膽大妄為」的楊格(Nick Young),末段兩球高難度起手射失,加上最後守不住巴登,就算全場取得24分,三分波射10中5,一樣被傳媒指是輸波功臣。

不經不覺,湖人近11場已經輸掉10場,現時戰績已跌至11勝20負,離季後賽越來越遠。禾頓教練(Luke Walton)在執教之初,用快樂籃球來讓一班死氣沉沉的湖人兵重現光芒,但經過一輪蜜月期,球員仍然維持在進攻倚賴天賦,防守毫無章法下,必定不斷碰壁,現時西岸的木狼和太陽都有類似問題。

不止一次,木狼傳出要將隊中的小將作籌碼,換來較有經驗的老將,希望加強球隊的防守,也希望在關鍵時刻可以組織得更好。看湖人在尾段不是沒有機會作客勝出,可是楊格沒有理隊友,而手感同樣火燙的卡拉臣(Jordan Clarkson),也一樣不夠冷靜。餘下一分鐘的攻勢,當時兩隊仍為平手,蘭度爾(Julius Randle)的單擋求其,而卡拉臣也腦殘地運球到左手邊近零度位,跌落黃蜂的夾擊陷阱,最後滑倒而籃球出界,雖然最後判是湖人波,但下一個攻勢楊格射失,終埋下輸波伏線。看湖人有點似盲頭蒼蠅,世界和平(Metta Wrold Peace)又始終不是領袖人物,我相信湖人在未來可能也會考慮簽下一位老將,幫助年輕小將發展。




馬刺今仗其實也打得不好,或者球員仍未從鄧肯退休儀式中復原過來,而普帥出席完沙格(Craig Sager)的喪禮後也若有所失,結果銀黑兵團在尾段落後至13分,正常來說已輸了九成,不折不扣是絕境。根據ESPN統計,在過去三季出現過1,388次球隊在餘下4分半鐘落後13分或以上,而只得一隊能夠勝出(火箭日前贏木狼),結果馬刺卻能成為第二支驚天逆轉勝的球隊,一定要多謝Manu。

三十有九的Manu今仗只打了19分31秒,但在最後一節卻足足打了7分32秒,僅次於射手丹尼爾格連(Danny Green)及主將尼納特(Kawhi Leonard)。在這7分多鐘,Manu取得9分、3籃板、3助攻,三分波更是射3中3,還未計在最後1分鐘價值連城的防守,博得阿里沙(Trevor Ariza)進攻犯規,讓當時仍落後4分的馬刺士氣大振。最精采的一擊,當然是最後28.5秒的進攻,見隊友屢攻不入,由「鬼切」變成「鬼禿」的Manu沒有了那種速度和爆發力,但他卻清楚隊友企位,在左手邊直鏟上籃,吸引比華利(Patrick Beverly)包夾,然後外傳予方圓十里都空無一人的米爾斯(Patty Mills),後者穩穩射入穿針三分波,助馬刺反超前102:100,結果馬刺也以此比數勝出。

南美洲球員本就打法有創意,Manu初入馬刺被譽為「白色Kobe」,因為彈力十足,爆發力好,但最吸引人的卻是其切入及傳球,那些底線棒球式甩手傳球,精采的背後傳球,加上帶起NBA歐洲步風潮,都讓馬刺迷將Manu神化起來,認為就算陷入絕境,只要有他在,就一定有辦法反勝。2005年的總決賽,Manu將球場變成遊樂場,我一直認為聯盟欠他一個總決賽MVP獎座,來到今日已快到不惑,最好的隊友已高掛球衣,比他年輕的TP也再無昔日「法國跑車」高速,可是Manu仍然能作出極大貢獻,足以讓湖人及木狼球迷羨慕不已。

馬刺對火箭的德州打吡,一向都很精采,當年T-Mac在35秒連入13分反勝,已成經典,今仗馬刺的個人表現或者比不上,但很多細節仍值得一讚。針對火箭缺了卡比拿(Clint Capela),馬刺防線擴大,讓火箭最強的外線死火;而夏登(James Harden)雖有31分及10個籃板,只得7次助攻,起手數為26中10,都見到受制於馬刺防守。D.Green是主軸,末段換成Kawhi,在最後攻勢單擋換防後又變成身體質素最好的J西蒙斯(Jonathan Simmons),夏登結果射失最後一擊,讓馬刺作客取得第15勝。

有些球員值錢,並不是要他在前三節做得多好,而是在最後幾分鐘不會犯錯,讓隊友更有信心,甚至會有神奇之舉,拯救球隊。今日的Manu,充分反映了老兵在球隊中的重要(除了那兩球罰球),也讓球迷體會到「逆境看Manu」這句話的真義。當21號以後只能在馬刺場館上方找到,我們慶幸真路比利和柏加仍然與我們同在,雖然別離的時刻,也已經不遠了。

duncan1

Thank you,TD

AP_P_M0541.jpg

Tim:

我一直幻想。我一直不相信是真的。直到今日看到你絕無僅有地穿上稱身黑色西裝,紅色襯衫,不再是那年oversize格仔襯衫,我才明白,看了19年的偶像,真的要高掛球衣。19年了,你的隊友換了又換,馬刺由雙塔變成單塔,由JRD(Avery Johnson + David Robinson+ Tim Duncan)變成GDP(Manu Ginobili + Tim Duncan + Tony Parker),直到另一個沉默寡言的王牌來到,大約都有預感,你穿上銀黑戰衣的日子也快將完結。

你知道嗎,昨晚我去看了《星球大戰》的外傳《俠盜一號》(Rogue One),身為星戰迷,看得很愜意。或者中間沒有絕地武士,但看到每個主角都相信原力,為大義而戰,這和手持激光劍的Jedi並無兩樣;聽到黑武士(Darth Vader)那熟悉的聲音,R2-D2和C-3PO一唱一和,最重要的,是最後一幕看到莉雅公主(Princess Leia)儼如當年的臉孔,雖然是外傳,卻心頭溫暖,是重遇老朋友的溫馨。對我來說,星戰和馬刺,都是陪伴我成長的至愛,缺一不可,可是《星戰》的主角漸老仍有新戲上演,馬刺的新章,我已經無心再看。

你知道嗎,我昨晚幾乎沒有睡,一直和同是馬刺fans的老友阿勤在聊天,不斷loop twitter,看住主場館如何佈置,看看球衣高掛儀式的rundown,然後看到整個AT&T中心的座位上,放滿了以你抱住籃球為標記的紀念Tee,一切熟悉得又很陌生。老實說,馬刺大勝塘鵝的比賽,第三節我就沒有再看了,我開了Youtube,重溫2013年的總決賽。對,就是差那幾秒就贏總冠軍的一屆,也是最傷心的一屆。那一年,我總是不時想起你在第7戰對住柏迪亞(Shane Battier)的上籃不入,之後大力拍地那一幕,那甚至比阿倫(Ray Allen)的「絕殺」更心碎。昨晚再次重溫,然後看2014年的總決賽,是苦盡甘來的甜美。本以為你會在那時退下,但我們知道,你為了球會的傳承,拖住那傷疲滿佈的身軀,為聖安東尼奧再打下去。

Cz-Ye7RUQAEuF1U.jpg

Manu今早說得好,就算已是38歲了,仍想不到你會退下。打從第一日起的低位步法,45度角擦板,實而不華的打法,其實打到50歲也行;前幾天見你落場練習,一代西班牙中鋒加素(Pau Gasol),好像還打不過你。我總是懷疑,有那一天馬刺內線不夠人,你捲起衫袖,就會復出,因為你還未和我們揮手作別。

打從第一天起開始,21號就是低調的代名詞,Kobe或者要巡迴30個城市上演盛大的告別show,你只是一句:對,我退休了。一切就完結。當低調成了聖安東尼奧馬刺的主調,就算是今日的球衣高掛儀式,都顯得太過矯情。看到今日出席的2003年冠軍陣容:大衛羅賓遜(David Robinson)、保雲(Bruce Bowen)、Manu、TP,加上TD,彷彿有種錯覺,時間像從來沒有流逝過,在聖安東尼奧河畔慶祝的一幕就是昨日,而TD仍然是堅持了19個球季,為整個球會帶來1,001場勝仗,那個永遠的「新秀」。

六次打入總決賽,五次贏得總冠軍,三次總決賽MVP,兩座常規賽MVP,這一切榮譽,對你,或者對我們馬刺迷來說,都是彌足珍貴的回憶,可是最重要的獎項,或者不是上面的種種,而是2015年的「最佳隊友獎」。

jamie-dimon-loves-san-antonio-spurs-legend-david-robinson.jpg

曾幾何時,馬刺是不成器的笑話。1994-95球季,大衛羅賓遜贏得常規賽MVP,球隊取得62場常規賽勝仗,威風八面,「海軍上將」在季後賽卻被奧拉祖雲(Hakeem Olajuwon)玩弄於股掌之上,那幾下籃底舞步,在youtube可以輕易找到,也成為馬刺迷的烙印。「小將軍」艾菲利莊遜(Avery Johnson),曾被人認為永遠不能帶領球隊贏得總冠軍、保雲(Bruce Bowen)是永遠的茅王、柏加是只懂低頭亂撞的後衛、Manu失誤連連、芬尼(Michael Finley)是失敗者、艾利略太軟、奧拔圖(Fabricio Oberto)水土不服、史堤芬積遜(Stephen Jackson)胡作妄為、馬歷路斯(Malik Rose)身高不夠、尼斯達洛域(Rasho Nesterovic)防守差勁、迪奧(Boris Diaw)肥得恐怖,這堆被認為非常出色的馬刺球員,全都是因為你,才提昇到不一樣的高度。

Manu今日致辭時,就提到與你的一件往事,原來有次馬刺落後一分,負責執行戰術的Manu卻犯下低級失誤,結果馬刺輸波,令他羞愧萬分,賽後自己一個鎖在房間,甚麼人也不想見。這時,電話響起,一次,兩次,三次,四次,Manu每次都只是大力地把電話掛掉,直到第五次,Manu終於肯拿起話筒,另一端當然是你。Manu說,那一晚你和他談了一個小時,由紙牌到電腦遊戲,總之就是讓他釋懷,不要再想那場比賽。

isolacolweb15s-4-web.jpg

19歲就加盟馬刺的柏加,頭幾年可慘了,幾乎每次第四節都被普波域治(Gregg Popovich)罵得狗血淋頭,難怪TP今日也提到,馬刺兵總是擁有極強的心理質素,這句笑話不無自嘲之意,我相信要不是你在背後多番安撫,多番指導,可能TP早就被送走,換來傑特(Jason Kidd)了。當所有人都為數據着迷,你從來沒有,否則就贏多幾座MVP了。你只是在更衣室幫助隊友,在沒有鎂光燈的地方付出一切,除了馬刺團隊,沒有太多人知道,你如何將整座城市肩起,從不言倦。

我在你身上不止學到如何打籃球,如何做一個好的籃球員,而是學到如何做人,那就是閉上咀,然後靜靜地把事情做好。

19年間始終如一,你和普波域治組成了最強的師徒拍檔,普帥今日哽咽難言,因為他知道要不是這樣的超級巨星一直以身作則,服從指示,教練不可能用兵如神;隊友們不是見你8月就已經開始積極操練,狀態十足,也就不會自發提早開操,能夠連續19季皆躋身季後賽,多年來始終在爭霸之列,撐起「不成材」的隊友,你不只是Manu口中的超級超級球星,普帥這句更才擲地有聲:No Tim, No Championship.

MJ是籃球之神,「天勾」渣巴(Kareem Abdul-Jabbar)是籃球先生,馬龍(Karl Malone)曾經是最偉大的大前鋒,布特(Larry Bird)及「魔術手」莊遜(Magic Johnson)都是傳奇,可是NBA數十年歷史中,沒有一個人能像你般始終如一,默默地撐起球會,撐起隊友,低調地贏得一切,在冷峻面孔下贏得所有人的尊敬。在五次總冠軍之間,你不屑去爭常規賽MVP,笑住歡迎隊友贏得總決賽MVP,19年來輕拍過無數隊友,讓他們享受最好的團隊感受。

我一直幻想,你說退休只是另一個冷笑話,比哥羅福球證(Joey Crawford)看到你在後備席上發笑而趕你出場更冷的笑話;我一直幻想,你會如D-Rob在2003年一樣,等待另一個總冠軍,才來一次完美告別。我一直幻想,你會像黑武士般打不死,鏡頭一轉,就會跑出場拉住籃框,抱住籃球望住我們這班馬刺fans。我一直幻想,直到事實擺在眼前,我才不捨地望住你的球衣升上場館上方,然後才真的相信,馬刺的21號永遠不會再上陣了。

太多年了,你就像我的家人,一季看82場馬刺的常規賽,十多場季後賽,所有的熱身外套,Tee、不同的球衣,就連那件不堪入目的迷彩軍裝,我也珍而重之;三次訪問,兩次合照,你讚過我的馬刺球鞋,玩過我的電話,全部在回憶之中。那幾年,我總是穿上馬刺外套,訪問姚明、訪問Melo、訪問KG,我一樣是馬刺,比立斯(Chauncey Billups)見到我面露不悅,T-Mac只是笑笑就算,我把銀黑戰徽如同刺青般上身,享受這19年間從無間斷地相連一起。你一直是我的偶像,就算我不是低位球員,卻總是努力地練擦板球,做好防守和籃板,學懂閉上口努力打波,默默作戰。我記得首次在凱聲戲院看《星球大戰》,從此沉迷其中,年復年地滿心期待新戲上畫,對你,對馬刺,我也是一樣,每個新球季,就是新的希望(A New Hope)。就算沒有三連霸,甚至連蟬聯也未能做到,可是在財大氣粗的洛城之前,馬刺在二千年間的風頭更有過之,那是你的功勞。

Tim Duncan, Gregg Popovichduncan1duncan2

New Orleans Pelicans v San Antonio Spurs

看到你今日說這麼多話,我們都不習慣,看到你抓住米高峰,對住一眾球迷和舊隊友,千言萬語說不出口,我們知道,你其實比任何一個人都要難過。至少你瀟灑的步離球場,沒有拖拖拉拉,就算未能以冠軍指環作別,也總勝過我在星戰中至愛的角色Han Solo般,在第七集被那所謂兒子一劍穿腹而亡為佳。可惜的是,Han Solo還可以在外傳中再次出現,你在場上的一切,我們也只能在youtube上找到了。

朋友說,我們應當欣然接受球星退休,讓他們開展球場以外的第二人生,好好享受家庭生活,不再為那該死的客仗四處飄泊;說得容易,可是當看到你的名字如同散場時的字幕慢慢升上來,我真的捨不得啊!

永遠的fans

仙道彬

馬刺「微波爐」來了!

0348616001479867107_filepicker.jpg

隨住鄧肯(Tim Duncan)退休,馬刺的GDP組合正式走入歷史,雖然其他兩位拍檔真路比利(Manu Ginobili)及柏加(Tony Parker)仍在場上奮戰,但影響力也大不如前,因為球隊重心已轉移到尼納特(Kawhi Leonard)及阿域治(LaMarcus Aldridge)身上,加上一眾新人打得不錯,馬刺迷也就不會太過心痛。

Manu今年已是39歲,至於法國小跑車柏加,也已老大不「小」,三十有四,這位2007年總決賽MVP,表現也逐年下降,上季平均得分已跌至11.9分,反而助攻仍維持在5.3次。比起超級第六人Manu,TP仍能維持正選地位,但普波域治(Gregg Popovich)也很懂得鍚住老兵,近幾季都不會讓TP平均上陣多於30分鐘,以讓他們在季後賽仍保有足夠體力。早在今季的第三場比賽,普帥已經讓柏加休息,而把「澳洲自走炮」米爾斯(Patty Mills)推上正選,結果馬刺大勝98:79,米爾斯射9中6有18分,並有5次助攻,非常稱職。

馬刺的球迷好像特別喜歡討論,那位球員打正選更佳。在Manu大勇的年代,普帥也經常將他先收起,出任超級第六人角色。例如在2007-08球季,該季真路比利就贏得「最佳第六人」獎項,當時30的他頭頂未秃(哭),身手犀利,平均19.5分是全隊最高,也有4.8個籃板及4.5次助攻,點計都比已是34歲,得分跌至10.1分的另一得分後衛芬尼(Michael Finley)更佳,可是普帥就是要Manu任後備。事實證明Manu的確適合這位置,因為他能由1號位打到3號位,進攻的手段也多變,能讓教練視場上情況而派上用場,最重要是他夠大膽,無論鬼之切入或傳球都不依常理,有時球隊大幅落後時,放「亂刀流」Manu落場每每扭轉戰局,這是芬尼或當時防守專家保雲(Bruce Bowen)所無。近年較似的,應該是快艇的哥羅福(Jamal Crawford),這位插花王也是一流的爛仗王,能控擅射,有時快艇就靠他來改變戰況。

上周幾位球迷就和我討論,馬刺是否應該把米爾斯推上正選,而把柏加放落後備;而柏加之前再次受傷,外國不少網站早就把兩人的數據詳細比較,包括兩人與其他正選的化學作用,計及+/-得分,都認為米爾斯是更佳選擇。可是現實中的籃球不是打Fantasy或NBA 2K,在教練眼中,數據只是用來參考,最重要的是其打法、心理質素,以及年齡。

2014+NBA+Finals+Game+Five+G5BUkDngO9Nx.jpg

920x920.jpg



大部份的教練,都傾向讓年輕的打後備,較老的打正選。因為年紀大的球員多需要更多的熱身,才可進入狀態,若讓其打後備,可能要十數分鐘才進入狀態,反而不理想。另一考慮因素,當然是球隊第二梯隊(second unit)的配合;如以馬刺作例子,後備主力如中鋒迪蒙(Dewayne Dedmon)及西蒙斯(Jonathan Simmons)都守優於攻,至於「九指半射手」比坦斯(Davis Bertans)也未進入替補主力,所以讓米爾斯打後備,帶領其他球員,可提供更多火力。柏加經驗較好,也不如米爾斯般急,用他來開局,的確是更穩陣的選擇。

除了馬刺,勇士前季的一個「第六人」決定,也成了取得佳績,最後登頂的重要因素,就是把一向打開正選的伊古達拉(Andre Iguodala)變為後備,讓較年輕的班尼斯(Harrison Barnes)任正選。這個例子看來有點矛盾,其實卡爾教練(Steve Kerr)就是看中伊古達拉的全方位才華,能夠控球上前場,也有3分波可拉開防線,其防守更是一絕,加上具領導能力,所以Iggy不是單純的正選,而是經常搭配浪花兄弟的其中一人,平衡攻守,而打到迷你小球陣時,他也能推上去頂一頂4號位,作用甚大,所以卡爾才有此決定。結果勇士封王,Iggy也奪得總決賽MVP,可說是完美的雙贏結局!

s.iggy_.1115.jpg

一個球員是否適合作後備,另一重要考慮是其心理質素。要做超級第六人,每每落場就要「救火」,要是心理質素差,又或準備不足,那就難以勝任;數第一代超級第六人,就是活塞的雲尼莊遜(Vinnie Johnson)。當時活塞已有一對堪稱最佳拍檔的後場孖寶:湯馬士(Isiah Thomas)及杜馬士(Joe Dumars),可是當時東岸強手如雲,公牛方興未艾,塞爾特人一路強權,鷹隊也有搞局能力,所以名帥戴利(Chuck Daly)也要想辦法,讓活塞有更平均的火力,而且在膠着時可以奇招突出,結果就是讓VJ任後備。

VJ的經典之作包括在東岸準決賽,攻入34分助活塞擊敗塞軍;另一場則是89-90的總決賽,在餘下0.07秒入波,領活塞締造連霸;由於他落場即「熱」,加上得分犀利,當時的塞軍球員安治(Danny Ainge)就為他改了一個「微波爐」(Microwave)的綽號,代表他毋須熱身,一落場即熱,這也是眾多「第六人」中,最具體且最得體的外號。

馬刺今日對木狼的比賽開局不順,只打了4多分鐘,就落後3:12,於是普帥決定換人,把三位後備、包括米爾斯調入場中,推快節奏,也藉此在防守上堵塞拿普維度拿(Nicolas Laprovittola)的漏洞,結果米爾斯也真的喚醒隊友,偷波助攻和遠射樣樣齊,第一節完結時是19:22,只是落後三分。這一節他上陣7分24秒,遠比正選的拿普維度拿的4分36秒為多,得分也是8比2 ,可見米爾斯絕對稱得上是馬刺的「微波爐」。最後馬刺大勝105:91,客場開季13連勝,攻入全隊第二高分(15分)的米爾斯絕對功不可沒。場上富侵略性,防守夠爛打,進攻信心十足,關鍵時刻不手軟,落場即「熱」,如能減少因快而來的失誤,絕對是馬刺後場最可靠的一員。

籃球不是足球,在換人不受限制下,正選和後備有時只是稱呼上的分別,更重要是因應教練的戰術,讓球隊有更均衡的火力,更多的變招。今季如灰熊的蘭度夫(Zach Randolph)、湖人的L威廉士(Lou Williams)、OKC的簡達(Enes Kanter)等,都完全具備正選實力,改任後備完全是戰術需要,若球隊能獲取佳績,那已是最大的回報。當然了,教練也要易地而處,想想球員甘為後備的苦心,若是因循地在關鍵時刻用回正選,無視火熱的後備,那肯定又會成為悲劇了。

492282367.0.jpg

馬刺:告別TD 全新時代

14425486_10153872086591981_7570655797639321794_o.jpg

對馬刺迷來說,新球季異常陌生,場上沒有了自1997年起就守護球隊的21號球員,留下的大洞幾乎是無法彌補,就算來了兩位優質長人加素及大衛里爾,也是一樣。幸好接班安排早已做好,銀黑兵團仍然是一支可以穩定達到50勝的球隊,但要再次挑戰總冠軍,可能要再多點時間。

自大衛羅賓遜在2003年引退,2016年是另一個傷心的日子,因為鄧肯(Tim Duncan)終於選擇高掛球衣,結束19年職業生涯。普波域治教練按捺傷心,把全能前鋒迪奧(Boris Diaw)送到爵士,並從市場羅致了大衛里爾及加素,加上去季已成支柱的阿域治(LaMarcus Aldridge)及尼納特(Kawhi Leonard),以及GDP餘下的兩老:柏加(Tony Parker)及真路比利(Manu Ginobili),配合丹尼爾格連(Danny Green)及在奧運表現出色的米爾斯(Patty Mills),仍稱得上是一路勁旅。當然了,小將如K安達臣(Kyle Anderson)及D梅利(Dejounte Murray)也要作出貢獻才行。

 

可是對球隊上下來說,就算鄧肯在近幾季的角色日漸淡出,其防守及領導能力,仍是難以取代,LMA及Kawhi未見有太強領導能力,可能要由柏加肩負領軍之任。幸好鄧肯已落實回來任教練,始終加素、里爾或LMA都是攻強於守,上季裁培的巨人中鋒米約奴域又轉投活塞,難怪會邀請前熱火中鋒祖爾安東尼(Joel Anthony)出席訓練營;TD若能將防守心得傳承,將對球隊發揮有極大幫助,但難望保持上季平均只失92.9分、聯盟第一的防守水準;要再次超越65勝也殊不容易。

馬刺一向被譽為北美最出色的球會,無論是戰績或交易都見到管理層的功力,可是新一季才是真真正正的考牌戰。季後賽應不成問題,可是勇士強上加強,快艇及拓荒者也不容忽視下,要衝出西岸,並不容易。只能期望普帥和鄧肯這對老拍檔,在場邊一起運籌帷幄,會帶來更多的正面影響,讓LMA及Kawhi真真正正踏上超級巨星之列。

新季主要變動:

加盟:加素(Pau Gasol/公牛)、大衛里爾(David Lee/小馬)

離隊:鄧肯(Tim Duncan/退休)、迪奧(Boris Diaw/爵士)、米約奴域(Boban Marjanovic/活塞)

 

上季平均得分/失分:103.5(10)/92.9(1)

上季戰績:67勝15負(西岸第2)

季後賽命運:西岸次圈2:4負雷霆

資料來源:realGM.com

如果我們不曾相遇

13653217_977737279008554_1976981613232136986_o

要不是那次颱風,吹毀了鄧肯(Tim Duncan)慣用的泳池。

 

要不是大衛羅賓遜受傷,馬刺的戰績一下子掉到20勝62負。

 

要不是塞爾特人交上惡運,失掉本來最大機率抽中的狀元籤。

 

那馬刺和TD的交集,根本不會出現。

 

「未知的 未來裡 未定機率 然而此刻擁有你」

 

由1997年萬聖夜開始,馬刺迷一直享受着得來不易的幸福。

 

起初沒有人看好「雙塔」。

 

八十年代的奧拉祖雲(Hakeem Olajuwon)和森遜(Ralph Sampson)前車可鑑,雖有初組就打破湖人的佳績,可是雙人不和越演越烈,最後還是要爭夥。

 

可是自「冰人」佐治祖雲(George Gervin)起,到海軍上將,其後的「石佛」鄧肯,都有着同一特質,是小城的與世無爭,是在喧鬧以外的平和,是拒絕紛擾的冷靜。當TD來到,大羅立即放開心胸,成了最有力的支持者和守護神,他知道以一己之力難以抵抗西岸列強,於是選擇與小弟TD聯手,將「雙塔」變成一道不能逾越的高牆,99年,為聖安東尼奧市帶來首座冠軍,大家都知道,TD比想像中更了不起,不止是銀黑兵團的希望,也是整個聯盟未來十年希望。

 

「那一天 那一刻 那個場景 你出現在我生命
從此後 從人生 重新定義 從我故事裡甦醒」

 

2003年,海軍上將得到了最好的回報,以第二座總冠軍作結,譜寫了完美的結局。將軍一別,大樹沒有飄零,因為TD早已成蔭,05年,他帶住年輕的柏加(Tony Parker)和真路比利(Manu Ginobili),高舉隊史第三座總冠軍,讓籃球地圖上,矗立一處新地標。其間,TD多了傷患,少了青春,不變是依舊成為根基,撐住團隊,讓GDP中的G及P盡情飛翔。當別的球隊為了重建或權力交接而陣痛連連,馬刺已經換了一代,卻仍舊笑春風。2007年,馬刺第四座總冠軍,不同的,是TD站得更後,總決賽MVP,也首次落在旁人之手,可是柏加清楚,沒有TD,根本不會有這座獎盃。

 

「 前仆而後繼 萬千人追尋 荒漠唯一菩提 」

 

然後,開始了漫長的等待。

 

不論是TD的內線拍檔,還是另一位能拯救球隊的新人,小市場,小球隊,馬刺靜靜地在GDP最後的歲月,與時間競賽。結果,普波域治(Gregg Popovich)與他的伙伴們,從溜馬交換了選秀權,將另一個沈默寡言的大將帶來聖安東尼奧,他就是尼納特(Kawhi Leonard)。

 

可是聯盟的生態已悄悄轉變。

 

更多的球隊,選擇走上更快的路,先是塞爾特人的Big 3,之後是熱火的Big 3,在金錢世界,忠誠都有了價錢牌,每一樣的東西都功利得如同陌生。時勢,造出了一個個英雄,當勒邦占士(LeBron James)高舉在熱火的第二座總冠軍,播下更多種籽,球星們明白只要贏得冠軍,就等於是一切。

 

在莫以能禦的潮流下,TD盡最後的能力撥亂反正。2014年,距離馬刺首座冠軍足足15年後,銀黑兵團再次登頂,粉碎了熱火三連霸的希望。

 

那時,TD已經很老了,無論是球迷,fans,甚至是如同情若父子的普帥,也都做好準備,隨時要接受TD在某場比賽過後,就一通電話,宣告永遠不再回來。

 

「如果我們從不曾相識 人間又如何運行?」

 

這個日子終於到來。球賽不再好玩了。

 

團隊籃球 vs 高速小球的勝負未分,可是任憑新總裁施華(Adam Silver)馬後炮說KD投向勇士影響了生態,球迷仍然明白,一盤生意,繫於收視,當有支無可比擬的強隊,球迷議論紛紛,總不是壞事。

 

不過,這距離TD熟悉的那個世代更遠了。

 

加上那該死的膝患,令昔日在球場叱吒風雲的「石佛」,漸漸連走路也痛得要命,要再逆流對抗那些年輕人,的確不是好玩的事。當TD最後一次抱住籃球,用那雙大眼睛冷看世事,見到新世代的選擇,他決定退在一旁,讓19年的傳奇,靜悄悄地落幕。

 

Dr. J退下,我們有MJ,MJ步離,我們有Kobe,新一代的小將中,還有一大堆好手等住接班;再見AI,我們仍能討論K艾榮(Kyrie Irving)的插花突破有前輩幾多成,比較令人窒息的運球有何相似之處。 無論是能飛能跑的得分後衛,還是越射越遠的超級射手,不會絕種,我們將來有望見證下一個Kobe,下一個Curry,但在小球潮流下,長人盛世勢將一去不返。K.Malone、Sir Charles、KG、Dirk、C-Webb、R.Wallace,以及TD,前鋒主宰比賽的日子已經過去。尤其是如TD這種從四年大學練出紮實基本功的傳奇,一如爵士的史托頓,肯定會從此「絕種」。

不止是技術,還有那胸襟,那種沈默實幹的性格,一切都在今日功利的社會更趨鳳毛麟角。

喜愛五月天,巧合地,負責Bass的瑪莎,跟TD也是同是4月25日出生,而他們的新歌《如果我們不曾相遇》,更是落落實實寫出了馬刺fans失去TD的心情。

兩晚無眠,還是要向前走,今日聽着,寫着,感激這19個年頭,一直享受着世界上最棒的團隊,擁有最愉快的看球體驗,支持着這個世代最好的球員。

「而我的 自傳裡 曾經有你 沒有遺憾的詩句」

可是想到下季沒有Kobe,沒有TD,D.Wade穿上公牛球衣,KD在Curry旁邊聯手爭勝,我忽然明白了TD那句’When it’s not fun anymore, I’m done’

 

再看NBA又有甚麼意思呢?

CnRMDTcWIAAY-0N.jpg large.jpg

 

 

忠誠有價 鄧肯無價

13592623_1381552928538339_7452931493477389958_n.jpg

要多寫,千言萬話,要不寫,也合理,支持了19年的偶像一旦退下,怎有心情?可是昨晚下班回家,看了一遍遍的精華,就是睡不了。要數鄧肯(Tim Duncan)的豐功偉跡,有太多了,不如寫幾件採訪故事。

1997年,馬刺選上TD,我當時沉迷公牛。其實那時直播少,資料有限,不能如今日般,對每個球員都知得清楚。幸好,那時香港還有不少籃球雜誌,報紙也有介紹,才知道這個新人來自Wake Forest,本來是個游泳選手,後來因為颱風吹襲,毀了泳池,才無可奈何,轉戰籃球。TD,外表平實,衣着核突,跟我認知的NBA球員,大不相同。可是越看,越覺得這個人有趣,修讀心理學,也是金牛座,和我的出生日期幾乎一樣,更有好感。那時東岸支持公牛,西岸喜歡火箭,奧拉祖雲(Hakeem Olajuwon)全盛時期,馬刺的海軍上將在他面前如嬰孩般無力抗拒,加上湖人、拓荒者、太陽和超音速等,馬刺從來沒有冠軍相。

可是馬刺選上TD,就像中了一張畢生享之不盡的彩票,「雙塔」令馬刺所向披靡,99年先挫紐約人,03年再贏網隊,兩座冠軍,讓馬刺成為聯盟風頭躉。我由03年開始出訪NBA,記得那年明星賽,在工作人員再三勸阻下,仍忍不住和TD合照,是多年採訪中,少數犯禁的例子,不同今日手機隨處selfie的方便,那時拿住大機,想合照,還要找人代勞。可能TD見我這個亞洲來的小子,一面汗水,焦急非常,也就慢條斯理,等我找來美國行家幫忙。那天,是2003年2月8日,我第一次親身接觸TD,合照後,我衷心地說,希望你今年再贏總冠軍,他微笑點頭,然後轉身快步離開。那一年,馬刺果然登頂,見得TD幾乎「大四喜」的表現,震懾全場,當他和海軍上將相視而笑,高舉獎盃之時,我也有點fans的驕傲,認為自己的「祝福」有功,喜不自勝。

 

duncan and me

那幾年,出訪時多與三間合作,有不少機會訪問他們的球星,TD固是其一,還有KG、T-Mac、比立斯(Chauncey Billups)、希爾(Grant Hill)等等;球星,有聰明有蠢,可是有個共通點,就是很留意記者的打扮。我試過和行家一起訪問比立斯,一走進門,CB即刻盯着我身後,原來行家朋友穿了件溜馬外套,作為活塞icon,溜馬死敵,CB即時出口寸他,全場鴉雀無聲。我卻沒有這煩惱,那幾年間,我經常都是馬刺打扮,由頭到腳。視乎情況,試過馬刺外套訪問姚明,也試過穿上馬刺superstar出席T-Mac活動,其實認識我已久的朋友,都知我流住銀黑的血,公關只看品牌,很少會理你穿的是甚麼球隊衣着,由得我「馬刺」下去。

可是鄧肯就是不一樣。06年,我第四次訪問TD,腳下穿的就是那對馬刺Superstar,一進去,他就來一句,Nice Kicks,那一刻,開心到震。當然了,他不會認得我,可是我還是在訪問完後,告訴他自己是一個die hard Spurs fans,見到他的神情,我想他是相信的。

 

me and yao 3.jpg

TD為馬刺打了19個球季,超過1,300場比賽,多得近年科技發展,有League Pass之助,我幾乎可以睇足馬刺的比賽。由90年代,到千禧年間,轉眼就是21世紀,三個Decades,以近七、八年看得最多。其實在千禧年間,我經常錄下TD的比賽,然後看看他怎樣射擦板。TD綽號當中,最為人熟悉的就是Big Fundamental,因為這位「永遠新人」基本功極佳,無論正對籃框的投籃,或是背對籃框的單打,總是毫不費力,輕鬆取分。直到如今,我還是喜歡在左手邊45度角發動發攻,要是對手不出來,一下擦板就是兩分,那完全要多得TD。

1997年,不是選秀大年,但也有不少好手,最出名的,除了狀元TD,當然少不得第9選的T-Mac,以及探花比立斯,其他好手如雲漢(Keith Van Horn)、史堤芬積遜(Stephen Jackson)、丹尼奧斯(Antonio Daniels)等,都有一定名氣,可是一路走來,老的老,退的退,到TD也退下,其他「同窗」,早已走得一個不淨。正如再早一年的「96年生」, Kobe已是最後一人。不經不覺,歲月暗換,人物全非,今年10月,將是近20年首次見不到TD和Kobe的對抗,縱使我們仍有VC、PP、 Dirk,以及「95年生」KG,世界卻已經不一樣。



tumblr_m589z8JpKi1qcmnsoo1_1280.png

我喜歡鄧肯,與其說是技術,其實更欣賞他的個性。有人喜歡鋪張排場,Kobe退休,去到每隊都是一場畢生難忘的公關show,每位球星球員球迷教練高層爭相拍片道賀,人人高調祝福;可是我相信TD見到人多的地方就頭痛,對住不相熟的多說半句也嫌煩,就算退休也是用鄧肯的方法(did it the Duncan way),沒讓幾個人知道就告別。你以為會有個盛大的退休儀式?那實在太不鄧肯了。所以馬刺迷這幾天都留意twitter,看住美國新聞,就是知道TD喜歡走得不帶半點雲彩。也許周二TD還是要勉為其難出席官方記者會,敷衍傳媒,我期待他穿上彷如個人商標的oversize格仔襯衫(雖然有了新女友後已穿得很潮)到場,然後說句:我退休了,再見。那才是我最喜愛的TD。

在講錢的年代,在爭相找捷徑奪冠的年代,一份老土,讓TD 19年來堅持為球隊盡忠,人工收少一千幾百萬也不是問題,正選後備也不是問題,更令人欣賞是從不會獨佔光環,恃老賣老。當柏加(Tony Parker)上位,TD退居二線;當LMA到來,尼納特(Kawhi Leonard)長大,TD更為低調,甘心為他們抬轎。可是你知道,全賴有TD在後備席上拍他們幾下頭,或者是在更衣室內的鼓舞,馬刺上季才破球會紀錄的取下67勝,在季後賽也幾乎壓過雷霆。

 

早在13年總決賽不敵熱火,TD單挑柏迪亞(Shane Battier)失手不入,已知這位史上最偉大的大前鋒,走到生涯尾聲,之後衝冠復仇成功,也許為了守護新來的LMA,TD才再戰一季。來到2016年7月,不知是膝傷累事,還是老將言倦,結果在19個光輝球季之後,TD終於悄然引退。對雷霆的西岸準決賽第六戰,鄧肯打滿了最後一節,當追到只落後11分,鄧肯的上籃被伊巴卡(Serge Ibaka)一掌封走,看TD那個無奈樣子,就如那0.4秒,或是5.2秒,不同的,是TD今次再無力氣捲土重來。



要為TD找個數字作代表,大多數人的答案是其背號21,或者是19,他的球季,誇張一點,可以是1,001,那是他和恩師普波域治合力贏得的勝仗總數,也可以是5(冠軍數目)、3(總決賽MVP),以及2(常規賽MVP),但我覺得最能代表的,終歸是1,是代表19年來,始終如一,效力馬刺不渝的one life one club。

我的價值觀,還留在TD初入聯盟的時代,那時球星都珍惜羽毛,不肯輕易轉會,總是希望幫到母會登上頂峰。小市場,小球隊,作為聖安東尼奧市唯一的職業男子隊,球迷早就慣了穩定,按步就班地在海外找好手,等新人成長,要不是LMA到來,幾乎就忘了簽下大牌自由身的滋味。GDP,真路比利(Manu Ginobili)、鄧肯和柏加(Tony Parker),其實並非全無考驗,真路比利在上季完結,引來不少球隊出手;TD當年幾乎就加盟魔術,與希爾及T-Mac組成最強三人組,之於柏加,球迷一定會記得,當年他和傑特互換東家的主意,只差毫釐就成真。最後這三人組能成為史上勝仗最多,也幾乎是最成功的Trio,不多不少是天意。

時代變了,鄧肯隨住Kobe退下,一生一球會的球員買少見少,當小馬的奴域斯基(Dirk Nowitzki)也高掛球衣,忠臣可能就如恐龍絕種。天價轉播收益,聯盟推廣全球,加上波鞋和贊助商的合約,不只讓聯盟賺得更多,球星也是未入隊已身價千萬,養肥了胃口;當球隊有更多薪金上限,生態已變,組成Big 4甚至Big 5,球迷也沉迷其中大拍手掌,渾忘了幾年之後,鍾愛球星由錢而來,也由錢而去,蟬過別枝的苦痛。

既然用錢解決到,就不是問題,還要如馬刺般,由海外選上,由新人培育,等上三五七年才成材,那既不合時勢,也太逆潮流,在瞬息萬變間,TD退休正如代表了一個世代的休止符,從此,我們將開展New Chapter,下一章。

幾年之後,有誰還記得,聖安東尼奧那支職業隊,有過最強悍的GDP三人組,當中主力是21號新秀,總是甘願為隊友犧牲,從不居功,低調沉實,最出位是因後備席上偷笑而判技犯,一張樸克臉卻以五座總冠軍作結,NBA稱之為Consistent Greatness,就如紮實有勁的威士忌味道,外表不起眼,入口卻是別有洞天,遺憾是懂欣賞的太少……

 

gettyimages-95802038_masterphoto.php

NBA Finals Game 4: San Antonio Spurs v Cleveland Cavaliers

Shaquille O'Neal & Tim Duncan pose w/MVP trophy

還欠TD一座冠軍

836ab78adaac071cdefa56f203e05b09.jpg

昨晚收工回家,又重看了對雷霆的第六戰。感覺不及2013年球季,那種功敗垂成的悲憤和失落,卻有另一種無奈和不甘心。那一年的總決賽,先在第六戰死於阿倫(Ray Allen)之手,到第七戰,相信所有鄧肯(Tim Duncan)及馬刺的球迷,都難以忘懷最後的一分鐘。當時落後88:90的馬刺,如以往十多年般,再一次將希望交托給TD,只見他力壓矮半個頭的柏迪亞(Shane Battier)轉身上籃,不入,然後再補一記,也不入;之後熱火拉下籃板,TD也回後場防守,在禁區頂的他罕有地表露情緒,大力拍地,不甘之情盡現,可惜最後還是輸了比賽,輸了總冠軍。

 

 

TD應該是NBA眾多偉大球員中,最沉默寡言的一個。由1997年登陸聯盟,首季就入選最佳一隊,第二季就贏得總冠軍兼總決賽MVP,成名得太久了,這尊「石佛」就如上古遺跡,當贏得第四座總冠軍後(2007年),幾乎每季都聽到有人嘲笑這支馬刺太老。結果呢?馬刺始終未嘗缺席季後賽,三次打入西岸決賽,兩次打入總決賽,贏得一次總冠軍。面對眾多批評,甚至令球迷不滿的「黑哨」,馬刺一如以往,只是以行動回應,而非大打口水戰。

dion.0.jpg

 

老,是外間給予馬刺的評價,可是在普波域治教練(Gregg Popovich)以及再次贏得最佳管理人員的布福特(R.C. Buford)努力下,馬刺早已注入新生;骨子裡,大家的形象還是GDP,可是在場上主力進攻的,早已是尼納特(Kawhi Leonard)及阿域治(LaMarcus Aldridge)。Kawhi贏過總決賽MVP,是兩屆最佳防守球員,今季的MVP選舉也僅次於無人能敵的居里;至於LMA也早已建立起地位,面對雷霆頭兩場平均攻入近40分,面對雙塔而強攻籃底也有出色表現,可能防守上亦不夠硬朗,但30歲的他仍有進步空間。要是在夏天苦練一下三分,取代效率低的long two,成為最吃香的Stretch 4,馬刺的進攻水平又已不一樣。

 

無可否認,NBA已進入另一個世代,無論是聯盟的推廣,裁判的哨音,明顯傾斜向小球及控衛籃球,三分波更是「防身必備」,當你發覺騎士經過一季臥薪嘗膽,將球隊改造成更強大的三分部隊,可以用25球三分波將鷹隊玩殘,為總冠軍大大更改了走向。在快速籃球面前,裁判的執法尺度幾乎決定了一切,假如每次運球過人都會博來犯規,那迷你小球陣基本上是無法抵禦!相比九十年代至今的執法,的確見到無論是規則上的改變,或是球證的判罰,都越來越傾向重攻輕守;當勇士籃球贏得更多球迷注目,相信聯盟高層會更加「樂意」見到這種執法傾向。

 

普波域治不止一次公開表示討厭三分球,就算不能免俗地加入三分射手,但主軸還是由內至外的傳球,牽扯防守的走位,藉單擋衍生的空檔,以行雲流水打法取得優勢。這套打法,不會因為換上一、兩個球員就受影響,但卻會因為球員年紀漸大,體能下降,速度不夠,而影響發揮,所以馬刺亦會有「迷你小球陣」,藉更細小的陣容,填補這個缺點;另一方面,則加強防守,不讓敵人直接單打,挑戰速度不夠的死穴。

對雷霆之敗,固然見到不足,但在兩場關鍵敗仗合共只輸五分,那絕對不是一支老人球隊能交出的成績。

 

2013年的總決賽,我們見到TD拍地的憤怒,2016年的季後賽,我們見到TD上籃被封後的無奈,可是偉大的球員都有種特質,那就是不會服輸;當腿上還有一點力量,當身體仍有半分力氣,總不會甘心離開戰場。所以我認為,TD和真路比利(Manu Ginobili)下季還是會回來,為總冠軍打拼多一次。


 

dwyane-wade-is-still-doing-whatever-works-as-well-as-he-ever-has-body-image-1463168875.jpg

今早看熱火鬥速龍,心中有股莫名的感動。在韋西迪(Hassan Whiteside)傷出後,熱火教練史普利斯查(Erik Spoelstra)大膽排出「超迷你小球陣」,以獲迪(Dwyane Wade)及積格斯(Goran Dragic)扛起後場,前線三人分別是祖莊遜(Joe Johnson)、丹治(Luol Deng)和新人雲斯路(Justin Winslow),加上三名後備,八個人(其實是七個半)頂足全場,硬是擋住年輕力壯的速龍。看到速龍最後關頭又再低頭單打,走完步又射失,看到「閃電俠」瞓身封阻,守住籃底,真是不得不佩服。34歲打2號位,既守且攻,還居然能打足第四節,頂住洛利(Kyle Lowry)的猛攻,看完那兩球封阻,實在要大力鼓掌!老兵打不死,「閃電」身體力行做到了!

 

大衛韋斯在休季時大幅減薪來投,雖然衝冠失敗,但賽後他說,用甚麼也不會交換這次難得的體驗,再次證明在馬刺體系中作戰,對自由身球員的吸引力。事實上,有GDP作基石,有LMA和Kawhi作進攻主力,只要後場加入一至兩名好手,內線有個防守紮實的中鋒,肯定可以再次挑戰總冠軍。

大家也不用擔心TD,這個為會藉拳擊及種種訓練來保持狀態的老妖怪,來季打20分鐘絕不是問題。正如保持NBA得分紀錄的渣巴(Kareem Abdul-Jabbar)在湖人的最後一季,還能交出雙位數得分,更助球隊殺入總決賽;到下年4月才滿41歲的TD,實在不難做到。既然TD為球隊挺身而出了19年,相信普波域治及其他隊友,都會希望再演一次大衛羅賓遜(David Robinson)的童話,用冠軍來為這名史上最偉大的大前鋒餞行吧。

 

 

 

英雄會老 戰魂不老

tim-duncan-featured-16001.jpg

書桌上有個沙漏,是從台北一間小書店帶回來,每次坐下寫稿,總是慣了把它反轉,聽聽沙粒流動之聲。初爾清晰可聞,然後漸次細微,最後不經不覺,沙粒已盡數掉落。這大約也是馬刺和GDP帶給我們的體驗。在時間大神面前,無可避免逐一老去,最怕的,是沒有大鑼大鼓的告別儀式,敗仗過後,定過神來,見到鄧肯(Tim Duncan)步出球場,才發覺已是最後一場,如沙漏完成計時般悄然無聲。

由第一場的大勝,到最後以2:4不敵雷霆出局,包括我在內的眾多馬刺球迷,都顯得難以置信;在雷霆孖寶的窮追猛打下,馬刺守護不住最後的防線。當關鍵的第五戰落敗,其實我早已接受了結局,不是因為普波域治教練(Gregg Popovich)在生死戰(elimination game)的戰績為2勝10負,而是馬刺的主力都老了,拖得越久,越是不利,而且還要在OKC主場舉行,恐怕無力回天,結果不幸言中。

CiTkc9GW0AAf6FE.jpg large.jpg

第一場大勝32分,我沒有想過馬刺篤定出線,賽後撰文時,在文尾寫了這兩句:「一場比賽不等於甚麼,雷霆始終是聯盟其中一支最有天份的球隊。」事實證明,只要韋斯卜克(Russell Westbrook)不再盲衝,「雙塔」簡達(Enes Kanter)和阿當斯(Steven Adams)搶好籃板,伊巴卡(Serge Ibaka)在防守時幫忙補位封波,後備席上的球員提供基本的支援,這支雷霆絕不易被打敗。

當路雲(Billy Donovan)的確改變了雷霆孖寶。在常規賽,雷霆是末節被反先最多的球隊,幾多次去到比賽末段,二少就不清醒地「自爆」,不是胡亂起手,就是快絕全場的上籃炒粉,而隊友還未過半場!可是隨住對馬刺比賽的演進,二少更為冷靜,無論是進攻上的貢獻,以及防守時的拼勁,都擊中了馬刺的死穴:後場薄弱、缺乏對抗能力、速度也不夠快。來到西岸決賽,雷霆面對勇士,不會是五五波,看馬刺在最後一節派出「老老將」安祖米拿(Andre Miller),多次藉Pick & Roll得分,幾乎就追了上來,就知雷霆的防守還有很大漏洞,只是馬刺未能把握,而勇士卻是最擅長打高位單擋的球隊。

hi-res-170960251-head-coach-gregg-popovich-talks-tim-duncan-of-the-san_original.jpg

CiTe0z8XEAA25nw.jpg large.jpg

CiS36XfW0AATmOc.jpg large.jpg

在第四節開打前,普帥走到鄧肯跟前,問愛徒能否再打下去,結果TD點頭,再次回到場上。在第四節,TD打足全部12分鐘,比兩隊所有球員都要多,他的19分,更是比阿域治(LaMarcus Aldrudge)還多出一分。有人說,因為這是他的告別戰,所以每分鐘都不想浪費;我卻認為,是鬥心驅使着TD前進。早在2012 年,馬刺領先兩場下,之後連輸四仗,不敵雷霆出局,已有不少聲音指TD和馬刺太老了,結果呢?這支老球隊讓所有人跌破眼鏡,在2013年只差一步,再於2014年重上頂峰。

英雄會老,戰魂不老。TD和Manu尚有一年合約(球員選項),要退,的確是可退下來,但離普帥出任美國隊主教練還有一年時間,更合理的期待是再衝一季,然後才步下戰場。對TD來說,問題不大;至於Manu,雖然今夏還要為國出戰奧運,但考慮到他今季遭受「男人最痛」,睪丸受創,大大影響了發揮,要是來季無傷無病,與柏加(Tony Parker)並肩多一季,不是奇事。GDP不知多久以前,已被標籤為「老人兵團」,多老一年,又有何難?

就算TD和Manu退下,馬刺換了班的「後GDP年代」,其實早已展開。LMA和尼納特(Kawhi Leonard)已擔起大旗,但要在當今重攻輕守的風氣下,在講速度和三分波的主流下,要憑防守贏得冠軍,會比過去任何一季都要困難;尤其是季後賽的裁判尺度,更明顯偏向進攻一方。今季礙於後場老化,火力不足,馬刺被迫由行雲流水的團隊籃球,調整為防守勁旅,可是老化及內線不夠硬淨,令籃板成為弱點,有時守到最後,還是被雷霆搶下進攻籃板,極之洩氣。

今夏自由身不乏內線長人,加素(Pau Gasol)是遲了兩季,但他的策應能力及籃板,可大補LMA的不足;至於TP及迪奧(Boris Diaw)的同鄉老友諾亞(Joakim Noah),也可對症下藥。最理想的結果,當然是GD齊齊跳出合約,然後以老將底薪再打一季,騰出薪金空間,再簽下有份量球員,再戰一季。最可惜是不惜大幅減薪來投的大衛韋斯(David West),再次望冠興歎。

陳綺貞也有首歌叫《沙漏》,首兩段歌詞是這樣的,好像馬刺今季的命運,也描畫了TD的身影。

我用沙子蓋一座城堡
為甚麼浪一來就不見了?

我用沙子畫一幅畫

為甚麼風一吹就不見了?

我把沙子全都關起來

為甚麼時間不為我留下?

昨天的沙灘還在那

昨天的腳印去哪裡了?

他們說 生命像一粒沙

如果生命她會說話

她會說 謝謝你愛她

像大海愛着浪花

常規賽67場勝仗,史上最佳的主場戰績,隨住馬刺出局,可以如沙丘城堡,被雷霆孖寶沖刷得半點不剩,可是籃壇巨人鄧肯的足印始終不退。不止是五座總冠軍,而是身體力行地堅守傳統籃球價值觀,用最基本的打法,藉傳球走位,盡最大的努力,對抗後浪,將大衛羅賓遜(David Robinson)在2003年交托在手的火炬,一直傳承下去。

自1997年以來,馬刺迷都是幸運的,因為那名「新人」總是帶住我們朝冠軍前進,19年來都做着好夢;當中有奪冠的甜美,也有失諸交臂的低落,不變是那份堅持、忠誠和驕傲。就算身邊的隊友轉了又轉,TD始終如一地穿上21號球衣,上場後拉拉籃框,然後打板、轉身,抓下籃板,送出助攻,在後備席上拍拍隊友的頭,真心為每個隊友贏得榮譽而高興。總決賽MVP無論是TP或是Kawhi,你都清楚知道,支撐起馬刺的,一直都是那名「新人」。「如果生命她會說話/她會說/謝謝你愛她」這可會是TD對球迷多年來不離不棄的的心聲?

雖然我相信TD和Manu下季仍會回來,可是見到三老力戰而敗,總是難免感慨,當鄧肯兩鬢漸見星霜,不止GDP,其實我們都老了。

浪花淘盡,英雄低首,長河滾滾,往事如沙……

13179378_940922246023391_3509059631472662939_n.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