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打波?落街場吧!

12916893_1054114174611928_2276756597358059340_o.jpg

陶傑寫過,新一代不如上一輩醒目和識睇眉頭眼額,因為沒有經歷過睇父母打麻雀的年代。我更認為,新一代有時太過內向,太過溫室,太過不懂向惡勢力say no,因為他們沒有經歷過街場的磨練。

在街場,由開波到跟隊到被犯規嗌foul,全部都要自己爭取;在這裏,書本上的知識行不通,因為老師從不會教你面對:被人打尖、被人欺凌、被人屈錢、被人打茅波、對手輸波不服氣開拖,全部都要用一雙手去保護自己。街場常有「陀地」,他們可能凶神惡煞,但又可能和你一樣熱愛籃球,只是行了條不一樣的路。贏完他們可能成為朋友,也可能因為一球上籃而大打出手,這時候,你會見識到,原來世界很大,不只中英數,Phy Chem Bio。

街場是修羅場(好似講得太恐怖),也是讓你長大成人的地方。兩個人跟三隊點算?本來到你有人打尖怎辦?睇NBA以為邊個邊個好茅,原來阿叔下下楔腳開肘仲要爆粗鬧你,難道只能忍氣吞聲?街場也是木人巷,最好的朋友可以是街場認識,打得最勁一場交可以是在街場與兄弟和勁茅的對手狂揪,最開心其實只是打完波熄燈之後大家不捨得走,口袋無錢只可以揸住杯思樂冰或者大汽水繼續吹水吹到三更半夜俾差佬趕走。

在那個沒有fb,沒有whatsapp,甚至還未有call機和手提電話的年代,約一次打波,你可能要打上幾十個電話,所以多年之後,你還會回味那些年從來不會有人放飛機,跟隊時不會有人只顧打機,大家在場邊睇女仔講粗口有味笑話,分享老土是非不亦樂乎;今日你仍記得那些六個位的電話號碼,記得興高采烈落到球場,誰料下起大雨,你們沒有「希望在明天」,而是在雨中打到渾身濕透,波鞋變成水鞋,回家俾人鬧到飛起的日子。一齊打街場十幾廿年的老友,今日早成了最珍惜的兄弟。有時你們還會相約一起打波,不過打了兩場,大家就已經「莫氣」而坐在場邊吹水,這時總會有人提起,當年你跳得幾高,我射得幾遠,然後又有人講番當年打贏邊個,大家的思緒都飄回昔日那個美好的街場上……

街場的價值,街場的快樂,不是動輒就book場自己圍內玩的人,又或者只躲在室內場避過日曬雨淋、球場惡霸的人可以明白。沒有輸波之後跟隊等足兩個鐘的痛苦,你怎會趁無人之時苦練,然後在街場由五點一直贏到十一點熄燈?

想打波,落街場吧,街頭智慧,逆境求生,街場學的,早已不止籃球,而是何謂人生!

 

 

他回來,不是要贏掌聲

在寫湖人王朝時,想起差不多兩年前的稿,當日Kobe重創後復出,深深撼動了我,那一幕以星戰音樂作配,今日仍如眼前。

 

他的阿基里斯腱斷裂,很多人相信他會就此收山。

他等了240個日與夜。

他已經35歲,聯盟只餘下23個老將,在這年紀仍在球場馳騁。

他登場時有黑武士音樂作配,他賽前不忘在twitter寫上自己有Gotham’s Reckoning的決心。

他復出首戰打得不好。

他攻入9分,命中率只得2成,更有8次失誤。

他給自己的評價是F。

他沒有在老對手速龍面前轟入81分,縱使他穿的是一樣的Kobe1,一如當年的白色主場球衣,只是由8號變成24號。

他落敗。

他沒有垂頭喪氣。

他無論贏輸,都抬頭離場。

他已未必是NBA最好的球員,卻肯定有聯盟最驚人的鬥志。

他是拜恩,那個會半夜4點起床苦練,已經在嚴苛環境征戰了18個球季的戰士。

他就算沒有回來,一樣會入名人堂,一樣會成為英雄,一樣會被譽為籃球史上最好的球員之一。

但他就不再是Kobe Bryant,不再是永遠追求頂峯的勇者。

所以,他回來。
他不是要贏掌聲。

奧當真的不抵可憐?

1444898133_9723.jpg

見到奧當日前在妓院狂歡後出事命危,不少人會搖搖頭,認定球星+搵大錢+吸毒=抵死,拋下一句唔抵可憐就行開。

奧 當的下場,是NBA球星世界的縮影,他們在球場上所向無敵,步出球場後,卻總是不懂面對現實世界。要知道,大部份球星進入NBA時,只不過是十多二十歲的 年輕人,隨即被經理人、「老友」、數之不清的女性包圍,他們有無數的金錢和名氣,一季有差不多一半時間作客,有很多機會狂歡作樂。對他們來說,已經不是玩 不玩的問題,而是玩過狂歡過之後如何保持狀態,才是大問題。

對年輕人來說,金錢和名氣帶來的後果已難應付,而且NBA是個金字塔式的世界, 每年固定有60多名新秀加入,意味也有相同數量的球員被淘汰,就算站在頂尖,也無時無刻面對挑戰,壓力非常人可以明白。所以吸毒、飛車、酗酒、婚外情、爛 賭,所有NBA球員都幾乎染過惡習,只不過開始明白現實世界的殘酷,去到被裁走或破產邊緣,才慢慢收歛。你數得出的史韋夫、艾華遜、獲加、桑甘保、堅尼安 達臣等,通通都是生涯賺過數千萬,下場卻悲慘異常的一群。奧當的故事卻值得我們同情。贏過最佳第6人,助湖人於09-10連霸,在勒邦占士成名前,奧當一直是全能前鋒的代名詞,在加入NBA時,就已有新魔術手之稱;最大不同不是技術有高低,而是魔術手莊遜人前人後都滿面笑容,就算患上絕症愛 滋病也坦然面對,由始至終都有Cookie Johnson在旁;奧當卻是悲劇中的悲劇人物,比粵語殘片想得出的任何橋段更慘。

06年,奧 當6個多月的兒子窒息死亡,讓他幾乎崩潰,也缺席了該屆在日本舉行的世錦賽。之後好多場比賽,奧當都在球鞋寫上兒子Jayden的名字,至今仍未釋懷。成 長於典型黑人家庭,父親吸毒,母親在他12歲時癌症過身,由外婆獨力撫養成人,天意難測,這位至親也於他24歲剛開始成名時去世。更殘忍是日子上的巧 合:2011年,他出席表親的喪禮,三日後,他坐在後座,見到駕車的朋友撞死一個15歲的少年;之後接受訪問,承認由小到大,都慣了「埋葬親友」,死亡一 直在身邊纏擾不去,還未計表弟被謀殺,好友Jamie Sangouthai今年6月服用過量毒品身亡,假如奧當生在中國,可能早已被標籤為「天煞孤星」。

這不是藉口,可是奧當在三十多年歲月,慣了與毒品拉上關係來逃離現實世界,而在2013年離婚後,更難振作,最後僅35歲就行到這步,老土講句,真是天意弄人。記 得曾有一大班球員被稱為新魔術手,Billy Owens、Steve Smith、Penny Hardaway、Lamar Odom,最後成就都與本尊差得很遠。奧當不算是我喜歡的球員,只是看著他為湖人賣命後,遭放逐到小馬,感到非常可惜;奧當也有提到,當時如被至親出賣, 對本就多愁善感的他來說,是個不小的打擊。當他再一次站起來,其訓練員指奧當已減了35磅,預備再一次挑戰NBA之時,誰知就傳來噩耗……

我們要大肆批評奧當抵死/咎由自取/不自愛很易,也可以花點時間,看看球星亦是平常人,也有跨不過的難關,也一樣需要支持和同情;有時鬧幾句判對方死刑很易,肯坐下來睇清件事才難。

贏波不需要朋友?

若要選NBA金句王,拜恩(Kobe Bryant)一定榜上有名。那句「若見到我和熊搏鬥,為熊禱告吧」。言猶在耳,日前又有「朋友來來去去,總冠軍旗幟卻永遠高掛」(Friends can come and go, but banners hang forever)。這反映了一向不想當「好朋友」的拜恩對爭冠的態度,也再次引起爭論:奪冠之路是否注定要孤獨而行?

幾年前和朋友討論過這 問題,當時勒邦占士(LeBron James)剛轉投熱火,以「兄弟波」和獲迪(Dwyane Wade)及保殊(Chris Bosh)聯手打江山。當時熱火上下打得又玩得,每次開波前「扮影相」、「打棒球」,賽後專訪時「videoboom」玩個不停;雖然首季不敵小馬,之後 好歹也贏得兩次總冠軍。與之相比的則是湖人,因這支紫金勁旅經過08-10球季連霸後走勢放緩,更不時傳出因拜恩太難「做朋友」,大牌自由身拒絕加盟等云 云。

成功永遠不止一個方法,無論你從冠軍數目、個人獎項或其他成就去分析,Kobe和LBJ同屬於成功一群;不過,同為隊中大佬,兩人對待 隊友的態度卻截然不同。LBJ和奧尼爾相似,喜歡與隊友齊齊玩,送禮物是家常便飯,Apple Watch和耳筒人人有份;律己極嚴的Kobe就較少玩這些把戲,反而在日前《GQ》訪問中,就自爆試過令隊友爆喊,他更強調如少少的辛辣言辭也受不了, 那就不用旨意落場了。想起林書豪來港時談到下季動向,對超級球星的球隊敬而遠之,看來不多不少是受Kobe「影響」吧!

我想,拜恩從來不滿 足於總冠軍,一直向史上最強這寶座邁進,令他對自己及身邊人都有着近乎變態的要求,一將功成萬骨枯很正常吧。由當年逼走奧尼爾,到與積遜不歡而散,到今日 球隊新仔未加盟先驚,以上種種會阻礙他成功嗎?也不見得是。或者先看看休季期間,占士和拜恩誰能爭取到大牌加盟,最後誰又離總冠軍最近,才再來討論吧。

由死到生,卡爾成就大業(2015 Finals G6)

golden-state-warriors-nba-finals-champion.jpg

勇士高舉總冠軍,總決賽MVP花落誰家引起一陣爭論,最後落在伊古達拉手上,相信教練卡爾(Steve Kerr)會笑得更燦爛。當初拒絕恩師積遜(Phil Jackson)邀請,捨紐約人而取勇士;而上任之初,就把星將伊古達拉改造成最佳第六人,隱有馬刺名帥普波域治風範。

其實卡爾早就看破生死,歷經父親被殺的傷痛而堅毅不改,才能以新人教頭身份高舉獎盃。

今日蔭下乘涼,卡爾先要多謝種樹的前人,班主兼CEO拉格比(Joe Lacob)是居功至偉的一位。回到2012年,當時拉格比見史堤芬居里及艾利斯(Monta Ellis)不能並存,毅然送走當時在三藩市極受歡迎的明星球員艾利斯,而將未來重心放在傷患頻仍的居里身上,換來全城狂噓,勇士fans都認為拉格比是瘋子。到2014年,他再做「醜人」,炒掉甚得球員歡心的教練馬克積遜,請來毫無執教經驗的卡爾。他也堅持K湯遜的價值,不肯用他交換路夫,事實證明這是 明智的決定。

掌帥:上任先與球員交心

卡爾季初才走馬上任,看似一手好牌,其實壓力奇大,可是曾為公牛及馬刺五奪總冠軍,又試 過從米高佐敦手上接過傳球而射入最後一擊,這份自信在執教過程中展露無遺。相比隨性的馬克積遜,卡爾面試時已準備周詳,細緻如請專家照顧球員睡眠也有提 及;正式接過教職後,卡爾又到每位球員家中詳談,充份講出要求,與球員交心之後,才能令連續758場正選的伊古達拉及大衛里爾甘心做後備,也成為季後賽變招的重要棋子。卡爾更要居里加強防守,提升其責任感,才有MVP級的表現。

總決賽有時如「賭沙蟹」,手上的牌是其次,心理戰才重要,只要示人以弱,那就提早玩完。面對名為新人、實則在歐洲贏盡榮譽的布拉特,卡爾的冷靜和大膽更令人吃驚。占士在總決賽一直無人能擋,就算如何輪換防守仍作用有 限,打完三戰,領先2:1的反而是三巨頭早折其二的騎士!卡爾當機立斷,聽取建議改打「迷你小球陣」,把本來由居里、K湯遜、H班尼斯、祖蒙特格連配保格 的一大四細陣容,改以全季都任後備的伊古達拉任正選取代保格,以一個最高才六呎八的陣容,作客挑戰騎士。

用兵:大膽變陣贏回先手

結果,此陣拉闊球場空間,換來大量錯對(mismatch),逼使人手緊絀的騎士在防守時花上數倍力氣,伊古達拉也成了最有效的「LBJ Stopper」;就算莫茲哥夫虎虎生威,攻入28分之多,勇士仍堅持不轉陣,最後追平場數2:2,再次燃起信心,終成為此系列的轉捩點。

奇招本來只能偶一為之,卡爾「偷雞」卻大到布拉特,讓其第五戰幾乎全收起莫茲哥夫,改以「小球」和勇士對抗;可是騎士缺乏控球,只能靠占士策動,反而喪失了大帝在進攻時的優勢。第五戰占士再錄得「超級大三元」,可是在彈盡糧絕下再輸一場,而布拉特亦先手盡失,再難翻身。之後的故事不必再講,勇士再下一城,讓占士的總決賽戰績改為二勝四負。雖然如此,筆者卻覺得占士打出大將之風,也真正對得住他說自己是「地上最強」的評價。惟要成為史上最強,絕對需要用指環去衡量,那大帝與拜恩及米高佐敦的差距,又再拉遠一步。

成長:堅毅克服亡父傷痛

卡爾父親馬干(Malcolm Kerr)是戰爭及中東關係專家,可惜在52歲就任校長時被開槍射殺。卡爾當年得知父親死訊,隔了兩天就繼續上陣,並試過在球迷惡意高叫「你父親在那裏」 後,忍住淚水射入六球三分波。卡爾一家都是學者,這培養了他注重細節的個性,經歷過生死之間,令他有如《男兒當入樽》中的後備控衞安田般,在溫文面孔後蘊 藏的卻是勇氣和堅毅,難怪當年夠膽和佐敦講手。

筆者在04年明星賽曾訪問過卡爾,那時他已退休,並開始成為球評,在約15分鐘的訪問中,問及他奪冠的經過,謙遜的他都是滿面笑容大讚隊友;到分析聯盟形勢時,卻又頭頭是道,也提出很多容易忽略的細節。回想起來,卡爾當時已有做教練的潛質,但他 半點也不心急,再在太陽磨練,等了整整10年才躍上大舞台,根基夠穩,自然易一鳴驚人。

勇士捧盃一刻,班主和球員爭相上前高舉奧拜恩獎盃, 卡爾只是低調站在外圍,與賽後寧願歸功於管理層、球員及隊醫一樣,從不爭功;可是,這位名帥在總決賽的每個調動、每次變陣,與他在97年總決賽對爵士第6 戰的「The Shot」一樣,看似簡單,其實千錘百煉,永存球迷腦海。

打得越快,死得越快(2015 Finals G5)

打從總決賽開打第一天起,勒邦占士就是以聯盟最佳球員身份出戰,不過輸掉最重要的第五戰後,在記者會上強調自己是地上最強,又實在諷刺。或者占士已發揮一人籃球的極點,剛仗又再次錄得「超級大三元」,只是籃球始終打整體,尤其是球隊方向走錯,居然想和勇士鬥「小」鬥快,那注定占士只能在記者會上認叻了。

卡爾今仗繼續用小球很正路,畢竟上仗藉此換來大量錯對防守,用盡球場空間,讓球員再次打起信心;今仗五位球員得分錄雙位數,得八分的H班尼斯也交出兩球大力入樽,而史堤芬居里的遠程三分炮重現,都要多得卡爾的「小球陣」。大家最有興趣的,是騎士教練布拉特如何應對。

布拉特最後未有用上「雪到硬」的老將馬利安,反而轉大為小,多用JR史密夫和米克米拿,半放棄上場在內線橫掃的中鋒莫茲哥夫,最後這位俄國佬只打了九分鐘而一分未得,連籃板也搶不到一個。馬後炮批評當然容易,可是今場完全是隨勇士的節奏起舞,騎士打小球陣,縱使T湯臣仍搶下五個進攻籃板(全場10個),勤力的森柏亦有三個,威力仍難與上仗相比;難怪整體籃板由上場的49個,大跌至今仗的37個,比勇士的43個還要少。騎士失去籃板優勢,勇士快攻機會大增,上仗快攻得分是勇士以11:2勝出,今場拉得更遠,變成18:3,第四節見居里的穿花蝴蝶重現,因腳軟的騎士兵已只能用「眼神防守」了。

運動最有趣的地方,就是最好的球員不一定贏波,整體戰才是最重要。

很明顯,以占士為主軸的方式,是騎士最好、也是唯一有效的進攻,而贏波的關鍵,一定要打慢節 奏,讓勇士快不了才成。可是,布拉特全場真正陣地打內線的戰術幾乎是零,反而讓越看越似當年紐約人神經刀史達斯(John Starks)的JR史密夫打上36分鐘,換來三分線射14中4的回報。跟勇士鬥快鬥準?天下間沒有比這更笨的事了。當你見占士在三分線後步半射入,而居里想也不想就插一大輪花隨手回敬,你就知道布拉特的戰術毋異與虎謀皮。

總決賽最後的懸念,應該是MVP誰屬。伊古達拉是很多人心目中的無名英雄,可是我們知道,居里才是聯盟「重點裁培」的對象,只要勇士勝出,居里肯定會「食兩飛」。至於占士能否做第二個謝利韋斯(Jerry West),落敗後仍獲此殊榮?道理同上,既然居里要上位,那只好犧牲大帝了。而且以咖喱仔打到脫水的勇猛,誰又敢有異議呢。

卡爾的必殺上勾拳(2015 Finals G4)

普波域治是聯盟公認的最佳教練,他執教馬刺時其中一項拿手絕活,就是真路比利(Manu)的調動;他不時把進攻不按常理、火力強勁的Manu推上正 選,如對手打焦土戰,每每要鬥到最後一刻,又會把Manu放在後備,延長球隊得分火力。沒想到助馬刺贏得兩冠的勇士教練卡爾也可來這招,在第四戰將伊古達拉(AI)推上正選,既解放了球隊火力,也讓球隊找回信心和鬥志;疲於奔命的騎士連勒邦占士也腳軟,才取下這場價值連城的客場勝利。

勇士贏在快,贏在準,贏在全民皆兵,贏在年輕,這是勇士的優點,也同樣是缺點。

當進攻打不開,年輕球隊鮮能靠防守扭轉局面,打慢節奏半場陣地戰更非所長。卡爾今仗大膽變陣,放棄正中鋒保格,讓AI打正選,陣容小無可小;這個迷你小球陣,「中鋒」祖蒙特格連才6呎7吋,全隊基本上是1到3號位組成;籃板內線輸晒,可是進攻夠靈活, 防守不斷包夾空間,由守轉攻速度快,不斷製造mismatch,用盡全場進攻,總算找回勇士風格。

除了AI,大衛里爾及利雲斯頓亦是功臣。 里爾曾跟隨迪安東尼,早習慣「快打旋風」,今仗打了15分鐘,助球隊轉邊和分波更快。至於利雲斯頓亦打了今個系列賽最多的25分鐘,有他控波,浪花兄弟可專心走位,壓力大減,而且利雲斯頓也多次硬爆Delly,令後者加重負擔,最後錄得七分、八籃板、四助攻,偷波和封阻各一,成為最強第6人。

撇 開最後的垃圾時間,騎士一直靠六個半球員作戰,即是正選五虎+JR史密夫,占士鍾斯則大約打10多分鐘。今仗見對手打小球,莫茲哥夫的確是橫行籃底,全場領騎士全隊搶下16個進攻籃板之多,幾乎每次射失都有第二波機會;可是堅持的勇士始終無懼,卡爾不斷叫暫停調整,沒有召回保格,以蟻多螻死象的方式搏鬥, 終捱到占士力氣放盡,騎士無力回天。

AI既攻且守,是今仗的MVP;箭頭史堤芬居里找回信心,藉進攻重拾鬥志,兩翼的格連和H班尼斯也不再 綁手綁腳,打回應有身價;其中格連在第二節射入三分波後,大叫I’m Back更叫人印象深刻。

打了四場比賽,卡爾由領先到追平,每戰都作出調整,今仗以AI任正選,再重用大衛里爾及利雲斯頓,彷如一記上勾拳把騎士擊得暈頭轉向。

找回鬥志的勇士,來仗重返主場,在今年重用2-2-1-1-1的賽制下,必須趕盡殺絕,尤其是騎士已彈盡糧絕,只能珍惜這三天好好休養生息,而在兵源有限下,就算占士再打出40分以上的表現,仍難負隅頑抗。

勇士,請拿出鬥志吧(2015 Finals G3)

看完總決賽第三戰,第一個感覺是,有迪拉維度華(Delly)這樣的隊友真好。講茅,今仗第一節,Delly已一踭打落祖蒙特格連 (Draymond Green)膝頭,與之前幾吓「收山撞」同樣難睇,可是這位澳洲拚命三郎,打出職業生涯最漂亮一仗,每次爭波都率先瞓地,防守進攻也交足功課,賽後更因嚴重抽筋而要送院治療,也獨個背起球迷惡罵,讓球隊壓力大減。經過第三戰,說Delly已成為克利夫蘭英雄也不為過。

雷霆的莫路 (Anthony Morrow)賽後在twitter大讚Delly,寫上:「Effort and passion is a skill.」在K艾榮傷出後,Delly已成為球隊的No.2,全因那種永不放棄的態度。打籃球的朋友都知道,無論你幾好波,最怕就是這種對手:不惜氣 力、不怕犯規、不太「乾淨」、球球去盡,所以史堤芬居里縱使在下半場找回手感,但最後所入的底線三分波,仍要花上三個單擋,再加隊友K湯遜走同一線道分散 注意力,才可助居里擺脫Delly的防守,可見如何難纏。賽後,ESPN重提Delly的出身,因選秀不獲青睞而被謔稱為「61先生」(每年選秀只得60 名球員中選),年薪更是總決賽眾多球員中最低,只得82萬美元左右,難怪他駕的是萬事得,與NBA球星動輒揸法拉利或林寶堅尼等大相逕庭。

不用質疑自己的眼睛,勒邦占士末段趁居里後手運球時,那招「飛鏟搶球」一定是犯規,正如上場伊古達拉(Andre Iguodala)的「打手偷波」一樣,也是誤判。勇士落敗卻不可埋怨死於「黑哨」,主因肯定是鬥志不足。球迷可細心留意,每次回防或有「五五波」,去盡的騎士一定佔上風,Delly固然搏命,森柏、莫茲哥夫及T湯臣也一樣,就連「大帝」也瞓身,那種對贏波的渴望,實在非勇士可比。

拜恩的評語一針見血: 「騎士如求生般爭勝,勇士卻像大把在手。」

周五的第四戰,將續於克利夫蘭舉行,可以說是提早決定總冠軍之戰。因為總決賽歷史上有31次出現 領先3:1的場數,結果落後一方從未試過逆轉勝;換言之勇士再輸落後到1:3的話,將提早玩完。已到生死關頭,要是還不肯打爛仗打爛仔波,不肯拿出鬥志, 勇士將只能眼看占士帶領騎士,在甲骨文場館高舉總冠軍。要做真正的MVP,只打24分鐘好波怎足夠!居里看似找回了手感,第四戰,相信會是此系列最精采的 一仗。

居里,你忘了隊友嗎?(2015 Finals G2)

萬眾矚目的Game2,最懊悔自責的是兩個人,一個是關鍵一擊先是大針,再來應射反傳的MVP史堤芬居里(左);另一個,肯定是今場「腦殘」上身的 JR史密夫,在比賽後段多次作出無謂犯規,幾乎將騎士的勝利拱手送出。勝負只差兩分,只在一線之間,48小時後移師克利夫蘭比賽,居里真的要想想,勒邦占 士能在如此緊張關頭調整,為何他卻總是心急得想一刀封喉,要「一個打10個」。

等待總決賽的日子,最有趣的花邊是有個球迷問拜恩(Kobe Bryant),你如何回應「你是個自私的籃球員」。霸氣的Kobe,淡淡然一句:「Count to 5」就殺晒。無論如何質疑,手上的五隻總冠軍指環,已足夠解釋一切。正如占士,今次回到家鄉,在主將三傷其二後,毅然挺身而出,讓一堆綠葉來抱他大 腿,只要順利登頂,其歷史地位,將大大提昇。

當然了,占士的技術層面仍待提升,關鍵時的處理也未夠火喉,今仗最後關頭,他忽然「火遮眼」第 三次硬要左手上籃,結果被祖蒙特格連封走,要是伊古達拉救的波能讓居里接緊,那在餘下20秒、勇士又領先一分下,戰情大概全不一樣。可是占士能夠挑剔的, 就只有這一球,全場充滿耐性與莫茲哥夫打二人籃球,應上時上,應傳則傳,打上了50分鐘,最後獲「超級大三元」;相比居里全場三分波射15中2,成了總決 賽的不名譽紀錄,實在差得遠。

居里身為控衞,隊友K湯遜又全場火熱,既然手感奇差,受制迪拉維度華的死纏,是否可以多策動,做分波,有空亦要上籃,而非球球都是三分波?球星當然有無限開火權,球迷只會看勝負來衡量,可是居里身形和運動能力都平平,不像拜恩、杜蘭特和占士等可以自行製造機會,或者居里最後也 醒了,可惜那個傳球的時機和距離都太差。

賽前,包括筆者在內,都看好勇士在K艾榮傷出後,贏面更高,直落四場也不是夢,但落到場,這種太過 渴求勝利的感覺,反而令勇士打不出平日的節奏。入得總決賽的球隊也非易與之輩,尤其是占士難得做underdog毫無壓力,居里要趁這48小時靜下來,想想為何會陷入「我要打10個」的迷思,渾忘了身邊的好隊友。卡爾賽後亦提點愛徒,指在職業生涯中同過無數超級球星做隊友,「米高佐敦和鄧肯,也試過有打得 如屎的晚上,無一例外。」這時候,要射回手感?做好防守?專心助攻?過到這關,方可躋身超級球星的世界。再這樣單打獨鬥,壓力只會越來越大,勇士要小心成 了03-04球季的湖人,以Big4無敵之勢,最後卻在總決賽以1:4不敵被睇死的活塞,爆出大冷門。

打10個又如何(2015 Finals G1)

「我要打10個!」勒邦占士(左)做到了,44分,全場最高,幾乎隻手就打低10個,助作客的騎士贏得首戰。可惜,勇士這10個人,不是各自為戰,而是一支團結的精兵。

卡爾今仗用上的10位球員,個個都有得分、有籃板、有助攻,以徹底的團隊籃球,來贏得勇士近40年來最重要的勝利。

勇 士今仗贏的,是始終如一的節奏。面對占士大量背籃單打,轉身掟上去就入的勾手,勇士以輪轉的防守逐步消耗占士的體力,堅持不包夾,結果是騎士打不出節奏, 除K艾榮及莫茲哥夫,其他球員都得分大減,也避免了騎士的外線發威。當K艾榮加時傷出,占士仍要充當控衞,在高強度防守下由自己後場打到入對方禁區,要不 是甲骨文場館冷氣充足,早已抽筋了,還怪他加時只能攻入兩分?

經驗不足的勇士,開局手緊,打完第一節落後10分,卡爾反而夠膽把K湯遜和居 里收起,讓後備兵上陣衝一段,利雲斯頓、伊古達拉和史比基斯恰如其分,之後居里等重新上陣,就讓主隊重拾節奏。不要少看這幾分鐘,騎士的占士、T湯臣和K 艾榮都打了44分鐘或以上,而勇士只有居里上陣43分鐘,這就是加時騎士慘負2:10的原因。

總決賽就如一局棋,教練都要不斷變招才有望勝 出。

布拉特今仗多用莫茲哥夫配T湯臣,就是想用內線力量來摧毀勇士,但勇士有對灰熊的經驗,早有準備,而且不斷讓占士單打,內線球員反要讓出禁區,變相令 高佬無用武之地,反而成了防守上的弱點,被高速的勇士牽住鼻子走;布帥用占士鍾斯,實在迫不得已。或者更頭痛的,是K艾榮受傷,縱下仗能復出,也斷不能打 出今仗攻守兼備,最後關頭還能封走居里上籃的功力。看看今仗未有上陣的球員,還能用的也只餘米克米拿,但這位35歲的昔日新人王,肯定跟不上勇士的球速。

回想上圈對火箭,勇士首仗也試過被夏登要風得風,K湯遜一直無計可施,去到關鍵第二戰,才與居里在最後關頭夾死「大鬍子」,從而取得勝利;過程中,卡爾一直信任K湯遜,對年輕球員來說,這是無價的支持,也是信心大增的契機。占士在頭48分鐘盛氣凌人,勇士只是按自己步伐,沒有動搖,沒有內亂,落後時沒質疑自 己,才捱過漫長黑夜,見到贏波後的晨曦。

騎士輸了好不容易到手的開局優勢,輸了比賽,也輸了K艾榮;今次輸的不止是第一戰,而是整個冠軍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