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證有權不要用盡

Warriors_Cavaliers_Basketball__ctnews@chroniclet.com_1-M.jpg

球場上,球證當然有至高無上權威,理你是教練或球員,班主或球迷,一樣可以趕出場,就算在NBA這個籃球最高殿堂,不少球證也有權用盡,如剛退休的光頭佬哥羅福(Joey Crawford),當年把在後備席上偷笑的鄧肯(Tim Duncan)驅逐,就引起軒然大波,結果光頭佬被罰停賽,可見檢討及制衡的機制相當重要。今日紐約人對溜馬的比賽,最後關頭出現爭議判決,結果三位球證有商有量,做得相當不錯,也很值得各球證借鏡。

紐約人已無緣季後賽,今日也有安東尼(Carmelo Anthony)和普辛基斯(Kristaps Porzingis)文裝一度,但對溜馬來說,若作客贏到這場比賽,將令其東岸第8位更穩陣,免讓公牛追上,因此相當搏命。

比賽的爭議點是在最後17秒發生,當時溜馬剛藉艾利斯(Monta Ellis)射入兩個罰球,領先至91:87,紐約人用了一次20秒暫停組織攻勢,然後禾積斯(Sasha Vujacic)開波,傳到迎波的阿費路(Arron Afflalo)手上,他接波後順勢轉身,然後射入一球漂亮的三分波,將比數追到90:91。

由於入球在最後的兩分鐘發生,球證亦即時啟動重播,當電視也重新播出入球片段,就見到後轉身的阿費路鞋子後端剛好踏著邊線,當時已知道這入球九成九會被判無效。果不其然,見到主球證Derrick Stafford與兩位同僚Bennie Adams和Marat Kogut商量後,便分別向紐約人的主教練蘭比斯(Kurt Rambis)及阿費路解釋情形,再將判決告知。雖然將帥面上都是無辜和勞氣,但也只能無可奈可。結果士氣受挫的紐約人再追不上,終被溜馬作客贏波,令他們不致被同日作客擊敗公鹿的公牛隊,拉近差距。

就算有重播科技協助,判決始終由球證執行,所以每當出現這類情況,總會見到球證圍在一起商議,然後先作出判決。要在電光火石之間,作出正確的決定,絕非易事,所以球證被鬧的多,讚的少。在香港,每次南華鬥永倫的紅黃大戰,球證也肯定成為焦點,兩邊球迷幾常「開汽水」伺候,令球賽平添張力。

12523828_10154755044809616_8031493912767622167_n.png

看了甲一多年,自己也有打外面的「私league,個人覺得,球證有時吹得不好,就是因為太快響雞。簡單來說,之所以要三個球證(兩個也一樣),就是因為人有盲點。我們的眼睛能看的範圍本就有限,當球賽高速進行,加上十個大隻佬在場上奔跑,就算有五個球證,也未必能看得清。其中一個最大的關鍵,就是底線的球證,反而不及邊線的看得清,有時底線一位憑直覺「響雞」,若夠經驗,總不會第一時間判決,而是走到邊線球證旁邊,大家商量一下,交換情報,令大家收到的信息更立體,之後才裁決也不遲。

剛去台灣看完HBL,台灣那邊風氣都是如此,尤其是重要關頭,球證響雞後有商有量才是正常;反觀香港的球證,

卻總是如考生聽到考官叫pens down後的生死一刻,吹雞後兩秒就急不及待「交出答案」;

更有不少是尚未跑過半場,就從大後方吹犯規,然後一面自信地向計分枱做手勢,縱使球員教練如何抗議,就是不理不聽。在私league的「業餘球證」,水平更差,可是速度更快,吹得更響,令人氣結的原因就是如此。快,不等於準,慢,其實也不會影響權威。

在NBA,每場波之後有檢討機制,球證也是職業級的薪金,可是他們依舊在重要關頭時,先商量,後判決,因為他們知道,人,總會有錯,多聽,才能減少失誤。好的球證,不應該成為球賽的主角,而是讓球賽順利進行,悄沒聲色完成就行。香港好的球證很多,但衰的也有不少,每次見到他們在一個根本看不清的角度,就憑直覺判決,之後還沾沾自喜,你自會如我一樣,對有權用盡的人討厭萬分,最好就衝落場扯他兩巴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