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塞由雞蛋變高牆

 

aaba5f36d363b19761d06db817672995.jpgNBA史上的冠軍之師,要找「冇星味」如2004年活塞的不多,一班「藍領」,聚在一起,想不到在總決賽以4:1打敗了可能是最有星味的F4湖人,實在是神話。今日看活塞為該屆總決賽MVP比立斯(Chauncey Billups)高掛球衣,昔日功臣老將聚首一堂,致辭時大談犧牲,令人感觸良多。

2004的總決賽,可說是大衛對哥利亞的NBA版。當年湖人有四大金剛,包括奧尼爾(Shaquille O’Neal)、拜恩(Kobe Bryant)、馬龍(Karl Malone)和披頓(Gary Payton),四位名人堂球員齊集,幾乎人人也等待他們登基。活塞當其時剛開始在東岸的「壟斷」,千辛萬苦才在東岸決賽擊敗原本的「王者」網隊,殺入總決賽。

Ca5lGE0UUAAoIad.jpg large.jpg

活塞那時除了比立斯,還有雙華萊士(Ben Wallace & Rasheed Wallace)、派斯(Tayshaun Prince)和咸姆頓(Richard Hamilton),五人之中,比立斯是「浪人」、Big Ben冇人要且是迷你中鋒、華萊士經常失控、派斯只是經驗未夠的瘦弱新仔,除了咸姆頓,四子在其他球隊分分鐘連正選也搶不到,遑論贏總冠軍。結果,人盡皆知,猶如灰姑娘的童話,活塞以4:1踢走湖人,繼88及89年後再奪冠軍,爆出北美運動史上最大的冷門!翌年,他們再次殺入總決賽,可惜以3:4不敵馬刺,失落錦標。由2002年至2008年,活塞連續六季打入東岸決賽,其穩定及強勁實力可見一斑。

我記得這班新壞孩子登基後,比立斯的說話:「他們的個人實力或者勝過我們,但我們卻是一支更好的球隊。」當時帶領球隊的冠軍教練布朗(Larry Brown),也認為團結是封王的最大關鍵,「這運動正是要球員用正確的方式,才可取得成功,這對孩子或聯盟來說,也有極大好處。」

今日的「比立斯之夜」,除了有上述一班封王功臣(難得奧古也有出席),名宿如湯馬士(Isiah Thomas)、馬漢(Rick Mahorn)、「微波爐」雲尼莊遜(Vinnie Johnson)及戴夫賓(Dave Bing)都有到場,可惜不見布朗教練和幕後功臣杜馬士(Joe Dumars)。

Ca5dwUiW4AA7PmI.jpg large.jpg

眾多致辭者之中,我最愛咸姆頓向「大佬」致敬的一番話:「你是我們的偶像,因為你有能力自己取分,卻從不獨食;每次我從單擋中跑出來,總會第一時間接到你的傳球。每次我們穿上活塞球衣,你都會提醒我們,要為球隊贏得總冠軍。你可以每晚都得到20分,但你選擇犧牲,讓隊友都能參與比賽,正如對湖人(的總決賽)。」

Ca5ONmlXIAAR7xW.jpg large.jpg

今日的勇士有多強勁,不用再提,他們打的籃球之所以為人稱道,不是因為居里(Stephen Curry)可以在半場就射入三波,而是團隊籃球,Team Basketball,大家不分你我,肯為球隊犧牲。這比漂亮打法或場場入一百三十分更重要。

當年的活塞,其實就是防守版的勇士,大家一樣打團隊籃球,一樣是兄弟波,不同的是,他們把更多心力放在那銅牆鐵壁之上,用無私和團結,贏得冠軍。本來在2004年總決賽,活塞只能仰視湖人,從無球迷或球評家想過他們能勝出,甚至贏到兩場都嫌多,人人都預言戰果是活塞將如撼高牆的雞蛋;結果,一班「藍領」團結一致,無分你我,最終形勢互易,活塞築起帶來冠軍的高牆,成就NBA史上以弱勝強的神話。

有時誰是雞蛋,誰是高牆,還真的很難說,至少在NBA和運動史上,這樣的例子還真不少。

NBAF14-Finals2004-4.jp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